• 剧情介绍

    “王艳说的没有错,这可惜的是我生了个女儿身 ,也根本配不上自己的野心,等这次试成了之后,还不知道王爷,要怎么奖赏我?”虽然说的时候,像是在打趣,可是顾景舒却听见了心里。

    在来这里之前 ,顾景渊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朱之媚想要跟自己合作,总是要有所图的,要不然的话,他可不愿 意相信。

    “本王其实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只可惜的是,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如这样好了,等事成之后,朱姑娘自己提,想要什么都可以。”这样的承诺 ,顾景渊也是经过了慎重考虑之后,才说出来的 。

    朱之媚倒是没有 想到,顾景渊竟然会如此大方,看样子也是非常的仔细,觉得自己根本就不会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

    “这个时候讨论这些,也确实是有些为时过早,希望王爷能够记住今天的承诺,到时候我提要求的时候,您可 千万别不认呀!”朱之媚半开玩笑的说 着,两个人一边说着话 ,很快就到了书房。

    <p>他们两个说话的时候,那些伺候的 人,全都远远的跟着 ,根本就没办法听到他们谈论的内容。

    “朱姑娘放心,本王这是重承诺的人 ,等咱们事成之后,你想要什么东西,尽管提出来就是了,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推诿。”进门之后,顾景渊就一直在打量这间书房。

    从表面上看,并不能看出来是一个女子经常用的,从各方面的装修风格来 看,就感觉这个家里像是有男主人一样,虽然调查了好几次,并没有查出来朱之媚 和哪个男子有亲密的关系 。

    “王爷请坐,也不知道您喜欢喝什么茶,就按照我自己的喜好,随便让他们泡了一下,您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直说就是。”说完之后,朱 之媚也随即坐在了旁边。

    顾景渊也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放在他面前的那一盏茶,是嵩山云雾,那些天潢贵胄,最是推崇这个了 ,只可惜的是,他实在是喝不惯这 个味道。

    “朱姑娘真是有心了,茶什么的倒也不在意,我只是有个问题想问一下,那天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个男子,跟你有什么关系?”尽管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可是顾景渊还是想要当面问一下。

    朱之媚准备端茶的手 ,突然就顿了一下,那天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担心,顾景渊会询问这件事情,果然,正式谈论合作的时候,就再次提了出来。<p>“我相信,王爷在和我合作之前 ,肯定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要不然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可能做下决定的,我和他,并没有任何的关系,只是路上偶尔捡到的。”这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朱之媚再说一遍,顾 景渊心里多少也安定了一些。

    顾景舒在他心里,就像是一根刺一样,虽然现在已经失忆了,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还会在这里遇见。

    “是我唐突了,希望朱姑娘不要太过介意 ,那咱们接下来,就好好谈一下这次的合作好了。”顾景渊立刻就转移了话题,刚刚的那个问题,就好像是他随口问出来的一样。

    朱之媚也不愿意多说,很快就顺着转了过去,她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和顾景渊合作,促成这一次 的造反,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顺利的帮助顾景舒坐上那个高高在 上的位置。

    “还不知道,秦王殿下有什么计划,或者是您想让我手中的势力,怎么来为您效劳?”朱之媚问的时候,还真是开门见山的。

    顾景渊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犹豫,因为他还没有完全信任朱之媚,并不想把自己的计 划和盘托出,不过看到对方这么有诚意 ,他立马就改变了自己的主意。

    “不瞒你说,我对于父皇的偏心,早就有了准备,不得不说的是,只有我才配做上那个位置,所以才半年前,我就开始准备了。”这些东西,朱之媚倒是不知道。

    睡到半夜的时候,顾景舒突然就觉得头痛欲裂,脑海里一幅幅画面闪过,快的让他抓不住,可能是因为太痛苦了,他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

    “救命,快走……你快点走!”就像是在睡梦中的呓语一样,大汗淋漓的顾景舒,大声的叫嚷着。

    下人听到了声音之后,就赶紧冲了进来,看到这样一副场景,也是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派人去通知朱之媚了。

    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朱之媚也是睡意全无,随便披了一件衣服,披头 散发的就跟着下人跑了出来,府里的下人,全都把主人的反应看在了眼里。

    那他们有些想不明白的事,朱之媚为什么会对顾景舒这么好,而且平时就能看出来,她并不是一个脾气多么好的人 ,可是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就收敛起了自己所有的锋芒。

    “你们说,咱们家主人,是不是和这位公 子,有点什么?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这么紧张?”有几个老妈妈,平时嘴也挺碎的,就躲在角落里,讨论起了这件事情。<p>另外几个听了之后,也全都跟着附和,要不然的话 ,他们真是不知道,朱之媚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才会这么做了 。

    “那位秦王殿下,最近这些日子 ,基本上天天都往府里 ,有不少人猜测,咱们家主子,很有可能会被殿下给那位侧妃,可是现在看,好像有些不太对劲。”顾景渊每天光顾,就会传出来一些闲言碎语的。

    朱之媚对这些 并不是特别在意, 再加上顾景渊每次来去匆匆的,其实也不敢特别的高调,生怕会被人给发觉了。

    “赶紧干活吧!快别在这里说了,一会让人听到了,咱们几个人,说不定就要被发卖出去了。”老妈妈们,看到人来 人往的开始忙活了起来,立刻就开始紧张了。

    朱之媚进门之后,就看 到顾景 舒痛苦的蜷成了一团 ,紧闭着双眼,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口中还在喃喃自语,不过根本就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

    第三百零八章 一步步算计

    “你们都先出去吧,我留下来看一看。”尽管心里非常焦急 ,可是朱之媚的脸上,始终都是平淡的,就连开口说话的时候,都没有泄露半分情绪。

    那些跟过来的人,听了之后,也不敢多做停留,把需要用到的东西准备好了之后 ,就赶紧跑了出去。

    其实顾景舒刚刚那个样子,他们还是有些害怕的,恨不能赶紧离开,出了门之后,所有的人,都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景舒你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的?”等着人走了之后,朱之媚立马就不淡定了,快步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捧着顾景舒的脸。

    <p>才刚碰上去,朱之媚就是一手的汗,她能明显的感觉到,顾景舒这个时候,还是非常的紧张的。

    “走……快走 ,不要在这里呆着 ,太危险了,媚儿赶紧离开!”灯光的映射下,能够看到顾景舒紧闭着双眼,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

    朱之媚听了之后,瞬间就绷不住了,直接就泪如雨下 ,刚刚的这个称呼,她都不知道多 久没有听到了 ,从这个男人口中叫出来 ,总是能让她情不自禁的凑上前去。

    “别担心 ,我们现在已经在安全的地方了,所 有的危险,都已经不复存在了。”朱之媚用顾景舒特别熟悉的嗓音,在他耳边轻声的安抚着。

    <p>就在这个时候,顾景舒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那双眸子里,就只剩下了清澈,转过身看到朱之媚的时候,眼 睛里是浓浓的化不来的眷恋

    

    “媚儿,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没想到竟然还能再见到你。”就算是现在的朱之媚,顶着一张陌生的脸,顾景舒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朱之媚哪里想到,顾景舒这个时候会醒过来 ,她一下子就开始慌了,不知道该 做什么才好,下意识的,就想要从这个地方逃走。

    “你……你……你怎么,怎么突然就全记起来了?”朱之媚有些惊讶,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 ,顾景舒竟然全都想的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顾景舒还不知道朱之媚在说什么,一个时辰之后,他这才明白,自己这段时间,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情。

    “没想到,我竟然还能活下来,还真是老天爷眷顾。”顾景舒对于失意后所经历的一切,是真的一点也不记得。

    朱之媚过了刚开始的那段慌乱之后,慢慢的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她握着顾景舒的手给他诊脉,放下的那一刻,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景舒,你还有没有什 么不舒服的地方?”朱之媚也只是略通医术,和那些名医根本没办法比,也是生怕,耽误了他。

    顾 景舒摇了摇头,不过这么一动,他立马就感觉到了那种疼痛欲裂的感觉,刚刚消下去的冷汗,又再次打湿了身上的衣服。</p>

    “每次想起一些事情的时候,就会觉得头痛欲裂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顾景舒老老实实的 ,把自己的状况给说了。</p>

    对于这种情况,朱之媚也是束手无策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想 着等天亮了之后,请个大夫过来,好好的帮他诊治一下。

    “你先好好休息,等天亮了之后,我再让人请大夫回来 ,别胡思乱想的 。”在这里呆的时间有些长了,朱之媚就想要跟你离开 ,只可惜的是顾景舒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根本就不愿意松开。

    最后还是没有办法,朱之媚就只能流了下来,他们两个人,就这么手牵着手,一直等到了天亮。

    顾景舒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朱之媚趴在自己旁边睡着了,昨天晚上经历的那一期,他还以为是做了一场梦,没想到醒过来之后,竟然是真实的。

    顾景渊再次来的时候,非常敏锐的感觉,气氛和之前有些不大一样,而且这府里的下人,看向他的 时候,眼神也在不停的躲闪。

    

    “朱姑娘,你们府里发生 了什么事情?怎么感觉,每个人都有些怪怪的?”两个人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也已经算是非常熟悉了,所以问的时候,顾景渊倒也没有什么顾忌。

    

    朱之媚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刚开始的时候,顾景舒恢复了记忆,她真的是非常开心,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也慢慢的出现了苦恼的地方。

    “没什么事,秦王殿下快坐,咱们今天商议完了之后,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没有办法陪着您了。”刚刚下人过去通报的时候,朱之媚正在陪着顾景舒。

    顾景舒听说竟然是顾景渊上门来了,立马就变得不开心起来,朱之媚哄了半天,这才总算是出来了,不过为了怕有什么意外发生,还是让随风在那里看着了。</p>

    顾景渊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朱之媚一直有些不安,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得等离开这里之后,再让人好好调查一下。

    “其实是这样的,我今天去上了早朝,听说父皇已经在让人拟旨了,我如果再不行动的话,那把龙椅,可能就没我什么事了。”顾景渊这一次,是真的开始 ,有些着急了 。

    借着喝茶的功夫,朱之媚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她在做推手,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要把顾景渊给逼急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造反。

    “既然是这样,我觉得我们的计划,应该赶紧提前了,以您现在的实力 ,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朱之媚这段时间,都不知和顾景渊说过多少次这样的话了。

    有些时候 ,说的多了,慢 慢的也就深入人心,让一个人相信,自己其实是可以的,尽管这件事情,看起来困难重重。

    

    顾景渊现在,被捧的特别高,还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利用手上的资源,拉拢了不少的官员,这些人 ,全都投入到了他的麾下,这么说来,其实确实是可以行动了。

    “朱姑娘说的极是 ,我也是做了这个决定,不过我们接触了这么长时 间,还从来没有见过一次你手上的势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安排我们见一面。”虽然调查的资料上面显示,朱 之媚在江湖上的号召力,确实是非常厉害。

    猜你喜欢

    49940

    忻州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51人人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