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久久精品re99

    剧情介绍

    哕哕婵娟,攸攸夜气。

    盈盈皎辉下,我单手?S紧噤口,心,疼得死去活来。

    狠狠地抽了几口凉气,在那百转千回中我才醍醐灌顶,终于弄明白,原来情不知所起,却早已一往情深。 

    白涂曾说:错爱一人,九死一生;恨煞一人,十死不生 。

    见今,我才算活得有些明白了,在这天垠地荒里什么爱呀什么恨的皆是毁人道行的劫数,益发的多情痴情便益发的会死无葬身之地。

    情至于此 ,情止于此。

    顿生的悲凉念头在我心如死灰的心头上悄声蔓延,轻轻地,慢慢地,生成了一朵浑体黢黑的无名花朵。

    我扭过身,木心石腹地盯着他,双眸被银光一衬分外清明:“黎宸君,本天神见今乃是青城国之主,你……”狠心又咬了一口下唇,铁石心肠再道:“若是不嫌,但称本天神一声‘仙执’最好。”

    他一袭暗灰色的袍子在黑夜里显得不是很亮堂,天色暗黑微光,很突兀地映得他一张清癯的脸庞异常白皙,惨白惨白地,像是大病未愈的模样。

    <p>一双忧郁深邃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许是风大的缘故,我竟真真地瞧见自己的影子在他蕴了清水的双眸里微微荡漾,不时生了阵阵涟漪出来。<p>他微不可察地颤了颤身子,柔声轻说:“桃子,我……”

    我一时气躁不耐,血气上涌,心烦意乱地叱道: “你可是在挑战我的耐性么?”

    他顿然愣住,僵了意欲上前拉我袂角的动作 ,并着身子往后倒了寸许,神色颓靡不堪。令本天神瞧 着打心底里痛心,将动了恻隐之心。

    他立在原处沉默良久,一阵微风过后,才又接着说道:“此时正是甲夜,宵禁令下,我怕你一人 走夜 害怕,又恐你在这天宫内又有诸多不便,是以……”

    我一拂袖 ,冷声回绝道:“就不劳君上费心了 ,想这天宫我也是走过几遭的,虽比不得黎宸那般君轻车熟 路,总也还能凑合着趟出去。”

    

    他温柔地泛起个笑靥:“神族壁 垒森严,更是令行禁止,你若真想走出 去颇要费些周折。既现今你面前立着个领路人,你又何苦推辞,寻那南辕北辙的风险 ?”

    我暗地里忖了忖 ,觉得他说得倒也十分在理,索性不再作那矜持的小家碧玉 ,落落大方地尾在他身后 ,一路前行。

    我不知道这番轻易妥协是否会长他威智、兴他节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恨煞了黎宸,那个时候,我只是奢望着,我同他走的这条路,就一直长久地走 下去好了……

    <p>夜风徐徐,人影婆娑 。

    暗夜里,双手拢在袖口里繇稽元君屏息凝神,凉凉地舒了一口长气:“仙主,你可是早就猜到了君上在 咱家府外?”

    望着我与黎宸的身影全部隐没在黑幕里,星河宫掌天司天天神这才回神:“你想说甚?”

    繇稽元君摇着头,装模作样地唉声叹气着:“难、难、难,实在是难呐!”</p>

    司天天神不甚明之,用右手中、食二指轻夹肩前发缕,顺到发梢,古井不波地问道:“你说何难,又难在何处?”

    繇稽元君抬起头,眼里闪动着狡黠的目光,笑说道:“回仙主,我叹的是‘情’难,难却在,心处。”

    司天天神径自“唔”了一声,双目只是觑着远处,便再无下文。

    神族南天门至我青城山大门腾云驾雾不过盏茶功夫即至,我站外大门之外隐退了五彩祥云,重新又将“天罗障”结好,方才释然。<p>院中,是谁负手而立。

    我拢近身,正眼相觑,随之福身作揖,恭敬说道:“白兮见过帝君 。”

    他站在我面 前,面色和善地看着我 ,轻轻地笑了起来:“回来了,就好。”

    我一头雾水,见他仰鼻朝天似笑非笑,一副高深莫测的光景,心思转动,欲想要探个 究竟,不期念芷跌跌撞撞地从魂恬殿内跑了出来,边跑边叠声叫着:“白姐姐,白姐姐,你没事吧?”</p>

    我一楞:“我能有什么事?” 

    她似阵风儿地吹到我跟前,不由 分说一把紧紧搂住我,却早已泪雨滂沱:“白姐姐,念芷好害怕 ,好害怕……”

    <p>我挣了挣,脱不开,只好讪讪地对着凤帝做个苦笑。

    他干干咳了一声,目光如炬地瞥了我一眼,微声说道:“既无事,那我与翌儿就先回去了。念儿、止儿便就陪着你待上一阵子吧。”<p>我点点头,只觉心内温热汹涌,有什么东西在滋生着。<p>凤帝伸手挥动锦袍,招来二皇子凤翌,沉声道:“翌儿,我们走。”

    他看着我,欲言又止。一张清秀倾城的俏脸上满是委屈与不甘。

    凤帝见他无动于衷,便有紧着催促了一声:“翌儿。”</p>

    杵在原地呆怔了片刻的二皇子 ,终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乖乖地随着凤帝回了凤族。

    在等着我屏蔽“天罗障”的间隙,趁着他老子不注意,才急切切地踱到我跟前,低声微语地缱绻道:“我走了,你多保重。”

    因他来势猛了些,隐约里,有一股荷花香气迎面扑来 ,顿时清香四溢沁人心脾。</p>

    我怔了好 一会儿,半晌才缓缓地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也是。”

    凤帝与二皇子走后,我又重施了无上仙法,再结天罗障。</p>

    片刻,从那风擎月霁处,传来一阵厉害呵斥:“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没有用的东西……”

    我双目舒展,扭过头与念芷四目相对,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笑讫,念芷吐着三寸红软舌头,于我说道:“白姐姐,你知道么 ,你若是再迟上那么个一时半刻,我就要与父皇一起上天宫去救你了。”

    我蹙眉一笑:“唔,可是要大闹天空么 ?”</p>

    她面上泛起淡淡的一抹红,嘟嘴道:“假若白姐姐你在那九重天上有个好歹 ,我与父皇定会搅得他天翻地覆。”

    我和煦一笑,兀自拍着胸脯装作心有余悸模样骇道:“幸好、幸好,总算没有令你得逞。”

    她气急败坏地晃了几晃身子,哇哇叫道:“白姐姐,看我的‘噬戾珠 ’。”

    我将将一个侧身,避开她的逗弄,再一个顺手牵羊断了她的力势,拉着她的芊芊玉手笑道:“‘白乙剑’来。”

    不期白 乙剑未被招来 ,一不小心招来了一袭华贵锦衣的白念止。

    他神色张皇,甚是不成礼地赶过来拽着我的袖角,展开左手食 指指着后山方位喊道:“白姐姐,你… …你快去瞧瞧白盏 ,她……她已在碧药谷哭了小半日,半粒米一口水都不曾进过。”

    我见他焦虑得不成样子,颇是无奈地苦笑几声,叹道:“娘亲于白盏之恩, 如同再生。也罢,我先去瞧瞧 ,你便在此处与你阿姐叙叙 话儿 吧。”

    他径直摇头:“我与阿姐都已叙了几万年的话儿,再无话可说 。想来还是跟着白姐姐去瞧瞧白盏为妥 。”

    话音刚落,只见他阿姐已伸出手拧 住了 他的左耳扇,咬牙切齿道:“甚叫做再无话可说?来来来,我与你论道论道。”<p>痛得凤念止叫声不迭,不住合掌礼拜求饶。

    我讶在一旁着实有些瞠目,打心底里佩服念芷的驾驭弟之术。

    不期也是愁上心头、郁卒万分,这凤族的老幺,怕是真的对我家白盏一见那个衷情,暗地里空投了一腔热血海誓山盟。

    我抚额一叹,不禁悲从中来。无声叹息里,尤忆得凤念止初见白盏时,吟唱的那首透心清新小诗。

    <p>此一面萍水相逢,

    似万千梦里遇见。

    非为上世情缘牵,

    便是今生月老线。

    猜你喜欢

    49940

    忻州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久久精品re99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