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久久 可以看的

    剧情介绍

    “别怕!请相信我,我会尽力保住你和孩子的,你只需要配合我。”花絮晚拉过她的手开始把脉。

    “嗯!”那妇女眼中突然有了光彩,看到了希 望。

    刨宫产她可不擅长,再说这环境也没有那样的医疗条件。

      但花絮晚记得妇产科的杨老师有次教过她帮助孕妇调整胎位的姿势和简单的手法 。

    那时还开玩笑说以后结婚后生孩子的话,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自己接生。谁知现在就派上用场了,真的是技多不压身啊 !

     她边回忆边毫不犹豫动手操作起来 ,加上王稳婆帮忙,还算一切顺利。只是到最后孕妇体力不支,昏过去几次,但每次花絮晚都用扎针把她唤醒了过来。

    说花絮晚不害怕吗?那不可能,毕竟是两条人命。

     但花絮晚只要决定要做的事情,就算害怕也会向前走。

     “哇……哇……”孩子的哭声响彻黑夜,王稳婆高兴的喊道:“生了生了,母子平安,恭喜恭喜!”

    

    花絮晚一头的汗,抱着稳婆包好的孩子,放在苏夫人的旁边,脱掉身上的斗篷给她和孩子盖上,才笑道:“苏夫人,恭喜,好好休息。”

    “谢谢你,你是我和孩子的贵人,能不能请你给孩子赐个名字?”苏夫人流着泪道。

    <p> “别哭,对眼睛不好 ,我们女人也要学会爱自己。”花絮晚拍这孩子道,“就叫他苏康顺吧,希望他一身健康和顺,苏夫人,你觉得怎么样?”

    

    “嗯 ,好,苏康顺,好,宝宝你有名字了。”苏夫人 抹着眼泪道,“恩人,能否告知姓名?”

     “花絮晚 !”

    “苏康氏。”

      三天后的下午,丞相府饭厅。< p> 一桌子的菜,十个人围坐在一桌,好多陌生面孔,边吃边聊着,每个人脸上都有些情绪,经过母亲他们的对话,以及爷爷给的一半记忆,花絮晚早已理清人物关系。

    “今天是 老夫的生辰,本来小儿出了这事 ,不应该办生辰宴的,但是还是想大家聚聚 ,只是自家人小聚,顺便帮忙想想办法,不用拘束。吃吃,别客气!”花老爷道。

     “是啊,麒儿也难得回来一趟,多吃些。夜王爷多吃些,别客气,晚儿快给他夹菜啊!”花夫人脸上的伤已 经看不出来了,“来来,大家边吃边聊。”

    今天花絮晚和容烨赶到家时候,就看见林羽麒已经回来了,娘亲和父亲对这个义子的疼爱全都写在了脸上。</p>

    容烨夹了一筷子炒鸡蛋给花絮晚,花絮晚看了看,没动筷子。<p> 这时林羽麒直接把她碗里的鸡蛋夹走吃了。

     花夫人看了一眼 ,拧了一下眉没有说话。

     “你……”容烨怒道。

    林羽麒头都没抬,“她吃鸡蛋过敏。”

    容烨像泄了起的气球,盯着花絮晚看,想要知道这是真的吗?

     “哦,夜王爷,晚儿和麒儿从小玩大的,亲的比亲兄妹还亲,你别见怪,再说晚儿确实从小就不能吃鸡蛋,一吃鸡蛋就浑身痒,还请王爷见谅。”花夫人看着容烨黑下去的脸忙打圆场道。

    花絮晚转头看了看林羽麒,红色的耳钉烁烁发光,他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低头吃着东西。

    “大哥,你这边关系疏通的怎么样呢?我这边也给老范说了青玄的事,等两天应该有消息。”这是花絮晚的叔叔,国子监典簿花普。

    “这样也好,有老范帮忙也好。”花老爷边吃边道 。

    “大哥,青玄这孩子也太能折腾了吧 ?前阵子把将军府红儿丫鬟肚子搞大了,这又……”浓妆艳抹的三十多岁的花丽 ,嫁给了马府的大少爷,日子过得还不错,就是这张嘴,让所有认识她的人都是讨厌至极的 。

     她是花絮晚的唯一的姑姑 。

    <p>  “啪”的一声,花老爷将筷子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

    这个嘴角有颗美人痣的,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是花絮晚的小姨,她斜了一眼花丽,看着花丞相悠悠的道:“姐,姐夫,不用担心,青玄这孩子 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一定没事的。这不是还有咱晚儿的夫婿夜王爷呢,晚儿你说对吧 ?”

    <p> “好了好了,大家先吃饭,先吃饭!”花夫人赶紧打圆场道 。

    

    “小姨,……”花絮 晚刚准备说话,不想被容烨打断。< /p>

    “这个宁夫人大可以放心,本 王看在王妃的面上,也是自然要帮忙的!”容烨道,“有什么事直 接给本王说就行,不用把晚儿拉过来说,本王会心疼!”

     “哦,好好……”</p>

    “呀,还是我们晚儿有福气,夜王爷对你多好啊,你可要恪守本分啊!”花丽笑的跟朵花似的,意有所指道 。

    “姑姑,您还是过好自己的日子吧 ,我的事就不劳姑姑费心了!”花絮晚回道。

    “好了好了,大家吃饭,晚儿,吃饭,姑姑也是为你好。”花 夫人给晚儿 夹了些菜道。

    于是大家又开始随意的边聊边吃起来,一片热闹,没有人再去注意花絮晚。</p>

     “来,血叶邪君本王敬你三杯。谢谢你对本王王妃的照顾。”容烨端着酒杯,看着林羽麒道。

    林羽麒深深的看了一眼正在低头吃饭的花絮晚端起酒杯正要一饮而尽,却被花絮晚按住酒杯,轻声道:“夜王爷,他受伤了,不易饮酒。你也别喝了!”

    “花絮晚,他不能喝,那你喝啊!”容烨瞪着眼睛道。

    花絮晚今天进到丞相府时就撞见爹爹正抱住一个端盘子的小丫鬟,说着什么 ,爹爹看见他们进来,才尴尬的放开,她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p> 因为是爹爹的生日,才勉强坐在这,但不愿和爹爹多说一句话,这时便顺着自 己的心,抓过酒杯,连喝四杯才停下来。看着容烨道:“这样可以了吗?”</p>  林羽麒伸手几次阻拦都没有阻拦住,人太多,他不能像上一世那样不顾絮儿 的名声,也不能破坏她和他的关系,只能看着花絮晚喝完。

    容烨将手里的酒杯捏碎了,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道:&nbsp;“花絮晚,你……”

     桌前所有的人都看着花絮晚这边,不敢说话。  ;

     这时王伯跑了进来,发现氛围不对,但还是鼓足勇气趴在夜王爷耳边说了什么。

    容烨脸色越来越黑,立马站起身对花老爷道:“本王有急事,先走了。”又看了眼花絮晚道,“至于本王王妃……”< /p>

     花老爷看了看容烨的脸色,担心自己的女儿会吃亏,赶忙道:“夜王爷 ,一会寿宴结束,老夫派人将晚儿送回王府。”</p>

    容烨放开花絮晚的胳膊,点了点头,就随王伯出去了。

     众人又吃吃喝喝了好一会,期间也时不时提到花青玄,只是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不一会也就各自散去了。

    “义父,义母,那我先送絮儿回王府了。”林羽麒扶着花絮晚道。

    花老爷看着林羽麒,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麒儿,第一次见到小小的你,就觉得很是喜欢,也许是缘分吧!如今你也不小了,有没有中意的姑娘?义父帮你做主!” “不知道哪家姑娘有这 个福气 ?就看你对晚儿这个妹妹都如此疼爱,要是真有中意的姑娘那还不疼成什么样呢?你去送也好,义母求你一件事,一会到了王府,帮晚儿给夜王爷解释一下,你只是当她是妹妹,她也只是当你是哥哥。别让夜王爷误会了,这晚儿的脾气肯定只会自己难过不会去解释!你看现在都喝成什么样了?”</p>< p> 花夫人 拉过花絮晚,拍了拍脸,又道,“晚儿,吹吹风好些了吗?”

    

     花絮晚红着脸,睁着大眼睛乖巧的点着头:“嗯。”

      “知道 。”林羽麒看了看花絮晚,淡淡的道 。

    “好 ,路上小心。”

     “不要坐马车 ,我要坐飞机!呃。”花絮晚身形晃了几下,被人扶住。

     “絮儿乖,你喝醉了,先回王府吧!”林羽麒道。

    花絮晚用手捧着他的脸道:“谁说我醉了?你是谁啊?我要坐飞机去看星星,嗯看星星,你管的着吗?”

    <p> “好,好,看星星,走,我带你去。”林羽麒看着醉的一塌糊涂的她,觉得她是因为他才会伤心喝醉的,于是有些伤感自言自语,“絮儿,你就那么喜欢他吗?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这一世我帮你。”

     花絮晚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鼻子,笑的有些含糊不清的道 :“嗯嗯稀饭柳浪。哈哈”

    天毒教,东护法府邸,露天台子。

    

    花絮晚将头靠在林羽麒的肩膀上 ,流着泪道:“好多星星,不知道哪一颗是爸爸?哪一颗是妈妈?”

     “絮儿,”林羽麒伸手摸着她的头发,“我们都在,别怕 !”

    “柳浪 ,你爱了很多年爱到骨子里的人是谁啊?”真的是酒壮怂人胆,花絮晚舌头有些打结,扭 头盯着他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只是不知道她明天酒醒后是否还记得答案。

      林羽麒身子明显一僵,看着她仰起来的小脑袋,勾起嘴角道:“一个小傻瓜。”

    花絮晚突然又伸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嘟囔道:“柳浪 ,不看星星了,我想看天上星星飘下来,你说会不会好美!哈哈”&nbsp;  

    “呵呵没想到絮儿喝醉了后,要求还挺高!”林羽麒嘴角上扬,宠溺的点了一下她的鼻尖 ,又拍了拍她 的肩。

    瞬间天上的落叶,一片一片的漫天飞舞,红的像火,绿的如玉,黄的像星星,……有的像只船正乘风行驶,有的像杂技演员翻着跟头落下,有的像滑翔机平平地兜着圈子盘旋而下……

    “柳浪快看,还有红色的星星!好多星星啊!”花絮晚梗着脖子,指着面前那和自己一样喝醉酒忽忽悠悠的红色叶子 。

    在这寒冷的冬天 ,周围的树枝都变成了“秃头”,真的是一叶难求。</p> 但这些对林羽麒不算难事,他的武器就是叶子,他早已为冬天储备了大量的武器,然而这一片片叶子如飘雪一般落下,还是很是耗费心神和内力,所有的美的事物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林羽麒能够看见她的笑脸,他是快乐的,满足 的,摸摸她的脸,宠溺的看着她,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但还是没忍住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他赶紧伸手掩饰住,擦拭,害怕被她看 见会担心。&nbsp;  ;</p>

    花絮晚只顾着看眼前的美景,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伸出双手轻轻的接住一片朝 她飘过来的绿色叶子,转头傻傻的笑着,有些含混不清 ,“柳浪送你一颗星。”

    看着她双手捧着绿色的叶子 ,红红的脸,一双眼睛微眯的看着自己,林羽麒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就像被什么狠狠的挠了一下,痒痒的 ,一手接过那片叶子,一手便抄上花絮晚的后脑勺,狠狠的准备压过来 ,就在距离嘴唇一厘米的位置停住,而后热气全都扑到了花絮晚脸上。

    “絮儿,就这一次,让我再放纵自己的感情一次。”说完,他疯狂地吻住她的薄唇,炽烈的吻如同暴风骤雨般向花絮晚袭来,她来不及调整呼吸,甚至来不及躲闪,只能憋着气,感受着林羽麒传递过来的浓浓的深情和爱意。

     有那么一刻花絮晚觉得自己是清醒的,下一刻又觉得是自己醉糊涂了,是一场美梦而已,因为她的心脏没有跑出来捣乱,难道心脏也跟着她醉了?于是她顺从自己的心紧紧抱着他的腰,居然开始回应他 。</p>

     她的回应, 对林羽麒来说得面向东方佛主磕多少个头都不一定会有的回报啊!  他说不出心里的滋味,高兴有之,忐忑有之,害怕她醒了会怪自己有之,但此时此刻,他只想狠狠的,心无杂念的疼她,爱她。

     就在这一切都如此美好的时刻,心脏又开始调皮了 ,花絮晚疼的身子有些颤栗,她知道只要离开六郎就不会疼了,但是手根本不听指挥,也有可能是她贪恋梦里的美好,反而将林羽麒抱的更紧了些。

    林羽麒感觉到了怀里人的不 对劲,赶紧分开,但就在在薄唇分开的那一刻,他看到了花絮晚脸 颊涨红 ,额头渗出细小的汗珠 ,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散发着蛊毒般的魅惑,把他的魂又勾走了,他迫不及待的俯下身想去吻花絮晚的薄唇,却听见她的唇边溢出的几个字狠狠地砸醒了林羽麒。</p>

     “疼!好疼!”花絮晚用手使劲的抓住胸前的衣服。

     “絮儿,哪里疼?”林羽麒抓住她的手,眉头拧着,从上往下认真的看着花絮晚,表面看起来还算镇定,可是声音里透出了紧张。

    “疼!”花 絮晚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自顾自说着 。

    

    林羽麒抓紧她的手不让他挣脱,看着她哭着说疼 ,他的心也跟着揪成了一坨,有些慌乱的给她输送内力,希望减轻她的疼痛,可是,刚一会的功夫,他就狠狠地吐了一口血,看来是伤上加伤了。

    猜你喜欢

    49940

    忻州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久久 可以看的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