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久久?合久久

    剧情介绍

      一个不明物体从高空突然降落,李言欢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安晚瞪大双眼,疾步飞奔,一把将李言欢推开,硬生生的被重物砸中,李言欢这才躲过一劫。</p><p>  额头上的鲜血滚滚而下,没有感觉到强烈的疼痛,视线越来越模糊,已听不清李言欢在叫喊什么,只看见她离自己很近,眼神焦急,围观的人越来 越多,终于,失去了知觉。

      安晚睁开眼时周围一片白,又是一股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手上挂着点滴,安晚撕开手上的白色胶带,将针缓缓拔出 ,起身欲离开这个打从心底排斥的地方 。

    <p>  走到门口,听见李言欢正在与医生交谈,“问题不大,只是头部受了点伤,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戴着口罩的医生说。

    

      “真的没事吗?可流了好多 血。”李言欢还是与从前一样大惊小怪。医生继续安慰了几句她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顾凌晨步伐极快走到李言欢身旁问:“出什么事了?”林有唯站在他左侧。

       当救护车来的时候 ,一片鲜红的血在李言欢手 上晕染开来,她急出了泪,情急之下通知了顾凌晨。</p>< p>  “不知怎么有个东西突然掉下来,本来应该被砸中的是我,都怪我不好,安晚都是 为了保护我。”李言 欢满脸愧疚,坐立难安。

      “严重吗 ?”顾凌晨着急地问。  “医生说没有大碍。”

    <p >  林有唯将李言欢揽入怀中,“所幸没事就好。”

    

      “你进去吗?她现在还没醒。”李言欢对顾凌晨说。</p>

      迟缓片刻,顾凌晨微微摇头,躲在门后的安晚听见一阵脚声越来越轻,她用右手使劲地掐自己左手。

      李言欢去护士台缴费回来的时候,病房里空空荡荡,出门看四周也不见安晚的身影,问护士也摇头。忽然,“叮”手机响了一下,是安晚发来的消息,“言欢,我没事先走了,不用担心,你也回去吧!”</p>

      当她再拨过去的时候,那头已经关机。

    <p>  行驶在半 路的顾凌晨中途折返,在公交站一眼就看见了额头被纱布裹着的安 晚,摁几下喇叭,对方仍没有反应,最后下了车,攥住安晚的手腕,将她带上车,替她系好安全带。安晚看见顾凌晨,已然失措,想要挣扎却没了力气,任由摆布。

      车上他一语不发,来回转动方向盘,尽显冷淡。

      到了地下车库 ,顾凌晨替安晚解安晚安全带,“我自己可以的。”安晚小心翼翼地说,可她说的话却被无视。

      看见医院大楼,安晚掉头就走,“你干什么?”顾凌晨将她拉住语气凌厉地问。

      “哪里都可以 ,只要不是医院,求你了 。”安晚使劲地掰开顾凌晨的手,语气悲怆。

      顾凌晨见状于心不忍,目光温和了许多。

      安晚在车上已经睡着,顾凌晨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满目忧伤。

      繁华淡然。

      “顾先生,这位小姐伤的不重,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客厅里顾凌晨助理西蒙找来的私人医生说。

      “好的谢谢,替我送一下医生。”顾凌晨微微点头,对身后的西蒙说 。

      “您这边请。”西蒙指引医生离开的方向。

      顾凌晨坐在沙发上,食指抵在额头上闭眼,若 有所思。

      “顾总,下午还有个视频会议,需要您亲自到场,您看什么时候去公司?”西蒙问 。

      “取消吧。”顾凌晨不假思索地回答。

    <p>   西蒙皱眉,“可是这个会议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客户,如果不按时进行可能会被其他公司撬走。”

      顾凌晨直视西蒙,眼神透着一 股寒气,好像西蒙再多说一句,这个男人就会爆发。

    

      “那我先撤了。”

      安晚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个小男孩牵着她跑,可跑着跑着,小男孩就不见了;又梦见杨晓芸在家里对她碎碎念“这孩子 ,连饭都不会做,以后嫁人了可怎么好。”;还梦见自己手持捧花,穿着洁白婚纱,笑颜如花,等待着相伴一生的那个人,可那人出现,却看不清他的脸 。

      ……

      最后听不见任何声音,仿佛陷入一个无底深渊,想要叫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好像浑身都被禁锢一样,不得动弹。

      顾凌晨打开房间,看见安晚额头有丝丝细汗,扶手去摸,好烫,顾凌晨一直用温热的毛巾不停的替她降温。

      “知知,对不起。”安晚呓语,眼角有了泪花。顾凌晨附耳倾听,听得真切,心中有了疑惑 。</p>

      第二天早上 ,安晚睁开双眼,灰色的窗帘,偌大的床,还有趴在自己身旁的人已然熟睡的人,自己的手被他紧紧握住。想要起身,却怕扰了他的清梦。仔细观察这个睡梦中的男人,他就连睡觉也微皱着眉头,安晚用另一只手替他舒展开来。顾凌晨忽然惊醒,毫厘之间将安晚的手抓住,“你这是什么意思?”两人的脸近在咫尺。

      “我,我想回家。”

      顾凌晨抿紧薄唇,放开安晚的手,起身拉开窗帘,“他知道吗?”顾凌晨似不经意地问,

      他?安晚疑惑。

      “昨天谢谢你 ,我要回去了。”安晚掀起被子起身。

      “也对,毕竟你是有夫之妇。”顾凌晨看着她说。

      有夫之妇?安晚更加疑惑 ,但却没来得及问就只看见顾凌晨即将消失的背影。

      头还有些痛,昨天的纱布还在 ,安晚心想,好像不论从前还是现在,顾凌晨总会在这种时候出现,救自己于危难。

      安晚看见顾凌晨在厨房,打鸡蛋的动作不太娴熟,想来也是不会做饭的人。

      洗手间里,安晚看见成双的洗漱用品,原来他和林曼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那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出现在这里又算什么?</p>

      随后顾凌晨只听见一阵关 门声 ,看着还没煎熟的鸡蛋,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猜你喜欢

    49940

    忻州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久久?合久久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