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风流女老师

    剧情介绍

    

    那团黑影一动不动 。

    芾甘跑过去,离那团黑影三步远的地方,停住了。

    <p> 黑色的上衣,灰色的阔脚裤,披散着头发,脚上只穿了拖鞋……是棠棠。不会错的。

    可是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狼狈?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就像着火的房子里四处乱窜的火苗一样肆虐开来。

    他的心砰砰砰的跳,那么急,那 么快 。

    <p>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呼吸清浅下来 ,他轻 声的叫道:“棠棠?”他慢慢的靠近她,她没有动,“棠棠?”他生怕吓到她。

    棠棠,其实很胆小的。她总是装作镇定,就算是受到惊吓,也绝不尖利的喊叫 ,她只会吓得脸色发白 ,然后轻轻的“哦”一声。可她真 的很胆小。他突然出现,不要吓到她才好。

     他的手终于握住了她的胳膊。

    可是,好像感觉不到她??是,是好像感 觉不到她 。

     芾甘只觉得自己后背上、额头上“噌噌”的冒出了一层的汗。

    

     她的脸,伏在手臂上。

    就是这个姿势,芾甘咽了口唾沫……

    就是这个姿势,像一把刀子,直直的向他刺过来。他永远也忘不了,她就这样坐在那里,像个傻子一样,等一个永远也不会来的人。</p> 他的指尖,触到了她的脸 ,竟冰冷冰冷的。

    芾甘被这冰冷刺的一哆嗦。</p>

    “棠棠,是我。你怎么了?”他稍稍用力,让她抬起头来,“棠棠?”

    昏暗的灯光下,他看到了一张苍白的脸。

    她看着他。

      好像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人。

    他顿时心乱如麻。

    她怎么会坐在这里?

    

    她怎么了?生病了?还是怎么了?

     他目光焦灼的看着她,可是看不出 究竟。</p>

     电光石火之间,他忽然想起那天中午,在餐厅看 到的那个画面……那天是她的生日,何 遇你这个混蛋!

    一股怒气升腾起来 ,芾甘站起来,却很快又弯下腰,问道:“棠棠,我们回家好不好?”

    她只是看着他。

    芾甘心里锐痛。

    他咬了咬牙,“你能走吗?”也不待她回答,他弯身,胳膊抄在她的腿弯和后背处,将她抱在了臂弯里。

    站在 路灯下,他看着她的脸,这么近,可是仍然不清晰。而且她怎么这么轻,轻的……没有存在感。

    <p>  这种感觉让他害怕。

    

    他想她是累坏了,她看上去疲倦的很。他于是迈开步子,很快的往前走去,走到了丁字路口,拐进了巷子里。门前没有车子,看样子都没有回来 。芾甘按门铃,警卫室给他开了门。看清楚他怀里抱着的人,都吓了一跳。芾甘不理,穿过庭院,往上房走去。几乎是用踢的,他弄开了房门,沈培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受到惊吓,急忙回头。

    “芾甘!你这……”沈培艺站起来,看到芾甘将怀里抱着的人放在沙发上,一下子愣住了,“棠棠?你们……你们这是……”她结舌,看看自端李尧棠 ,又看看芾甘,又看李尧棠……这是怎么一回事?

    芾甘不说话,他关上房门,把沈培艺刚刚盖在膝盖上的袖毯拿起来,将李尧棠整个人都裹住, 然后跟沈培艺说:“妈 ,您让厨房给弄点姜汤来好不好 ?她估计冻坏了。 ”

    

    冻坏了?!

    沈培艺满面狐疑。可是看李尧棠的样子,她忍下一肚子的问题,转身出了房 门。她回头看了一眼:儿子站在屋子中央,低头看着 一动不动的李尧棠,儿子那脸上,黑沉沉的……那阴郁的表情,说明他正在压 抑着强大的怒火。她是了解的。可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傍晚的时候, 何遇的助理老韩来过两个电话找棠棠……难道,棠棠一直和芾甘在一起?儿子和志嘉推迟了婚礼,志嘉才刚走,儿子怎么和李尧棠又搅和在了一起?!

     沈培艺眯了眼。

     

    <p> 芾甘蹲下,他低下头,看着李尧棠的脚。

       ;&nbsp;她的腿脚很怕冷的。

    &nbsp;  &nbsp;以前,冬天,在家里,她喜欢穿着雪地靴跑来跑去。

      &nbsp; 其实家里暖气总是很足,他甚至要穿短袖才行 。可是她就得把脚部的保暖做的最好。

        指尖触到她的脚,冷的像冰 。

    <p>    ;芾甘没有犹豫,他的大手伸出去,脱下她脚上的拖鞋,裹住了她纤细的、冻得已经僵硬的脚。

    

    &nbsp;  ;  ;李尧棠像触了电一样,浑身一颤,她低低的叫唤了一声,听不清是什么,但是她挣脱了他……整个人向后倾去,一副要立即躲开他的样子。

      &nbsp; 芾甘的脸顿时烧起了两朵红云。

    

    &nbsp;  &nbsp;是他……逾距了嘛 ?

    &nbsp;&nbsp; &nbsp;他抿了唇。再度伸出手去,牢牢的把那只脚捉在了手里,然后是另一只。他扯了毯子的一角,将她的双脚包裹好,移到沙发上。隔着毯子,他用 力的给她搓着僵硬的腿……她究竟这个样子在外面呆了多久?怎么整个人像一块冰坨 子?

      ; ;&nbsp;他默默的做着这一切。

    &nbsp;&nbsp;  李 尧棠像木偶一样。

     &nbsp;  他看着她 。

     &nbsp; &nbsp;渐渐的,她眼睛里起了雾。

    &nbsp;   那雾气氤氲,柔柔散开……让他的心湿润了。

     ;   他伸出手来,犹豫着、犹豫着,终于,还是给她拂开额前的刘海。

       ; 她瑟缩了一下。

    &nbsp; &nbsp; 芾甘眼睑颤动……

      &n bsp; “棠棠。”他的手收回来,按在沙发沿上,磨砂皮面那特有的触感所带来的温暖,让他的手心慢慢的出了汗。他看着眼前的她,轻声的问:“出了什么事?”

    &nbsp;  &nbsp;出了什么事……

     &nbsp; ;&nbsp;此时,他距离她是这么的近,近的似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鼻端有他的味道,烟草香,和他惯用的香水,被他身体的热度,烘托出独有的、他 的味道。

    &nbsp;   他竟然还在用那种香,他竟然还在用她给他定义的味道。虽然很淡很淡,但是她辨得出。</p>

     &nb sp;  可是,他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nbsp; ; &nbsp;眼睛里的雾凝成了水 滴,在眼眶里打着转。

    <p>    “棠棠。”她的样子,看的他心里发紧。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和急迫,让他难受的厉害 。他强压着想要把她抱在怀里安 慰的冲动。只是叫着她的名字,希望能让她好过一点儿……可是棠棠,你到底怎么了?</p>

        这时候,沈培艺端着一碗姜汤进来。

    <p>    “来来来,棠棠 ,喝点儿姜汤 ,暖暖身子。”她声色不动,托盘横在二人中间,芾甘不得不站了起来。但是,仍没有后退。沈培艺假装没有看到儿子的紧张,她在 沙发上坐下来,抬手将姜 汤碗递到棠棠面前,和颜悦色的道:“来。”

     ; &nbsp; 李尧棠默默的将那只缠枝莲斗彩小碗拿在了手里。有点儿烫手,她固执的握着。

      ;  &nbsp;过了一会儿,她抬眼,瞅着沈培艺,却一言不发 。

    &nbsp; &nbsp;&nbsp;沈培艺被李尧棠那黑沉沉的眸子瞅的一愣,虽然仍在笑着,可是脸上已经有了一丝不自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伸手过来,想要抚摸李尧棠的额头,不料就在她手要触到李尧棠的一刹那,李尧棠躲了一下。沈培艺的手尴尬的停在了那里,眉尖不易察觉的一蹙。

    &nbsp; &nbs p; 沈培艺心头一跳??棠棠也在抗拒母亲。心底的不安一圈圈的扩大。恰好沈培艺也看向芾甘,母子俩的目光交错 ,不约而同的心里都是一沉。

    芾甘扶着母亲的肩,示 意母亲挪一挪。沈培艺心里有些个不高兴 ,但是并不表现出来。她站起来,轻声的说:“我让厨房给你们做点儿吃的。”话说着,她又看李尧棠??微垂螓首,沉默不言,姿态是拒人千里之外的。

        李尧棠并不喜欢她,沈培艺心里明镜儿似的。许多年了,她们维持着表面的客气 。她们都知道,这样子相处,不过是因为李季礼。她们都只是不想他难做。李尧棠的教养 ,也确实让沈培艺说不出个不字来 ,可是今晚这样明显 ,还是让她心底暗暗吃惊。

    &nbsp;&nbsp;&nbsp; 沈培艺关上房门。

     ;  &nbsp;留儿子和李尧棠单独相处,她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是她此时更不愿意守着那份尴尬。

      &nbsp; 屋子里又重新安静下来。

    <p> 芾甘轻轻的叹了口气。

     然后他说:“棠棠,把姜汤喝了 。”

    她紧紧的握住手里的碗。

      热气渐渐的淡了,她捧起碗来,小口小口的喝着 。

    热乎乎的姜汁滚下喉,像带着火苗,一路暖下去。

     碗底还留了浅浅的一点黄色的姜汁,汪在那里,掩着那浅浅的花纹。

     她直勾勾的看着 。

    芾甘看到她唇上沾了姜汁,于是接过碗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塞到她的手心里,嘴里念叨着:“怎么还是这么着?”

     李尧棠浑身一震。</p>

    手里的帕子,有织物经年日久后特别的绵软 。她拿到眼前 ,是的,是这个……那时候,他和她一道, 她喝水滴在裙上、吃蛋糕掉在衫上、吃冰激凌黏在下巴上……总是会留点儿尾巴给他收拾 。他爱用帕子,每回弄脏了,他立刻回去洗,洗的干干净净的晾干,叠的方方正正的放在口袋里,预备下 次再用。她知道了他的习惯,特地去买了一打手帕。拿回来,用丝线精心的在手帕的一角绣上两个字母:f.g.……他竟也一直用着。

    

    字母都跳线了。</p>

    她还记得那针法 。特特的去跟李婆 婆学。怎么 能绣的漂亮,把花体字母的飘逸感都绣出来,能衬得上那个帅帅的人……满心满意的欢喜,一针一线的,全 烙在那里了。

    < p> 芾甘见她半晌不动,只是呆呆的看着那手帕,心里顿时明白了。

     他拿过来,抬起手来, 轻轻的给她拭着嘴角。

     其实,已经蒸发的差不多了。< /p>

     他只是贪恋这片刻的亲昵,和温暖 。

    在他温暖的、充满着关切的目光里 ,李尧棠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怎么会这样?

    

     他们,怎么就成了这样?

    她嘴唇嚅动。

    “你这个傻瓜……”她艰难的吐出了这几个字。</p>

    芾甘愣了。

    猜你喜欢

    49940

    忻州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风流女老师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