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韩国n号房链接

    剧情介绍

    翌日碧波万顷,暄妍匝地 。

    白盏起身之后,蹑手蹑脚地替我备好了巾栉,直等侍候我?沐皆讫,方又从外忙不迭端来了一碗香气扑鼻且汩汩腾着热气的百合莲子红枣粥。

    她搬了把红木官帽椅端坐着我身旁,双目一瞬不瞬地凝睇着我,皎若秋月的脸上泛着促狭的微笑。我三指捻着瓷白调羹啜了一口热粥,不明就里地问道:“你笑甚?”

    她抬袖掩嘴,扑哧一声,登时笑得十分欢愉地反问着我:“小主,你难道未曾发现,今儿个的粥膳与以往的粥膳有所不同?”

    不同?我大惑不解地特意舀了一口粥送进口内,只觉鼻端清香四溢,细嚼慢咽之下又觉此口感似曾相识,却一时不说不上来竟是何时何地有幸品尝过同类粥品。

    极为淡雅的百合香气,再添几枚色泽鲜红、皮软 肉嫩的边春山玉枣,隐隐约约间 ,另有丝缕荷香夹杂其中。荷香……荷香……

    我猛拍额角,如梦初醒,抬首见白盏单手托颐脉脉无语地盯着我看,眉梢眼角处掩不尽 的笑意。不禁慨叹道:“这粥 与昨日的汤药竟有异曲同工之妙,委实难得!”

    她冁然一笑,举起右手食指指轻抚了抚稠密而纤长的睫毛 ,颔首道:“这莲子乃是由药山涟?E湖所得,沁水药莲本属药山独有,药王师父道此莲有补血安神之功效,适宜……”

    我凝视着她,看她面有难色,淡淡问道 :“适宜什么?”

    她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会儿,半晌,才讷讷道:“适宜……适宜身怀六甲之人所食用。”< /p>

    我心头突地砰砰跳了几跳,信手搁下粥碗,声音颤颤地问:“身怀六甲?我?”

    她点点头轻“唔”了一声。<p>顿时,仿佛全身的气力在一瞬之间被抽离一般,心急遽坠落,脑内一片混沌,眼前则是辨不清摸不透的昏暗 。

    我勉力稳住摇摇欲坠的身子,?S紧双拳,通身上下像是将将从冰窟里提溜出来,簌簌颤着不停。脸色青白沉沉,牙槽磨得兀自咯吱响,双眸毫无焦距地望着窗棂,有一缕痛楚,正从虚无缥缈间 ,滋蔓而来。

    心尖儿上像是被千刀万剐过后的钝痛,疼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张着嘴巴咿咿呀呀了半天,却皆被 随后袭来的无边痛浪给淹没得丁点未余。

    双眼之中早已盈满的晶莹,在痛苦稍减后,终稳占上风汩汩流淌不滞。

    

    白盏倏见我脸色煞白 ,忙拢近我,紧紧将我抱住,语带哭腔地慰道:“小主,小主,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等我,我去给你请药王师父。”

    我用力裹着她强挣的身子,六神无主地哀求道 :“白盏,你别走,你陪陪我,我求求你……”

    <p>她抱着我,眼内同我一样蓄满泪水,只是一个劲儿地安慰我:“小主,你放心 ,我哪里都不去,我一直陪着你 ,白盏哪里都不会去。”

    阿爹、娘亲故去后,我以为老天会对我网开一面,没想到,他竟想置我于死地。到底前一世我做错了什么,难不想将我白兮挫骨扬灰才肯善罢甘休么?

    黎宸,我有了你的孩子,可是我却已将你永久失去。不行,我不能让这个孩子出世, 我绝不能让他一出世就要忍受与自己阿爹形同陌路的痛苦。有些痛苦,我一个人承担就够了。

    我全身哆嗦着 ,咬着嘴唇对着白盏的耳畔低语道:“白盏,这个孩子我决 计是不能留下的,你能不能去替我求求药 王上神,他是天垠地荒中唯一的杏林高手,总是会有法子的。”

    我这风轻云淡的低浅一语,直惊得白 盏五雷轰顶,甚是诧异地 哭问道:“小主,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嘛?”

    我毅然决然地点点头,冷声道:“知道。我心意已决,此事无需再商,白盏,你去替我请药王上神过来一趟,就说我有事相求。”

    白盏哭得撕心裂肺,戚 戚哀哀的晃着我的身子,恳求道:“小主,此事关系重大,白盏求你再思虑几日,三日,三日可好?三日之后你若是还一意孤行,那我绝不会再拦着。”

    彼时的我心中早已乱了方寸,虽则以为自己终于悟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争奈何再狠心的娘亲,对自己 腹中多长出来的那几两 肉 也并非能做到无动于衷。是以突听得白盏情深意切地央我缓个几日,且明白这不过她的缓兵之计,却也心甘情愿地垂首 应了她 。

    不想这一耽搁,此事又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午时的日头耀得很是刺眼 ,我躺在床榻上睡了个把时辰。 不移时,从窗外传来一阵乳声 乳气的孩提声:指薪修祜, 永绥吉劭。矩步引领,俯仰廊庙。束带矜庄,徘徊瞻眺。孤陋寡闻,愚蒙等诮。谓语助者 ,焉哉乎也。

    念芷,方又听他从头开始唱了起来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 ,秋收冬藏。闰余成岁,律吕调阳……

    稚嫩的童声抑扬顿挫颇有韵味,想是经过了老夫子的悉心调教,字眼咬 得准确无误不说,连换气转率之间也是拿捏有度,待把这洋洋洒洒的一篇《千字文》背诵下来,偏是行云流水,一鼓作气而成。

    白盏推门进来,笑得很是温柔地看着我:“小主,午膳可有想吃的,我好先去置备。”

    <p>我径直摇了两下头。忽地脑海中又掠过起昨日在我脸上画游水乌龟、方才在我窗外诵书的淳儿 ,翻个身盯着她,脸上溢出个浅浅的笑容,嗔怪道 :“白盏,淳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打算隐瞒我到几时?”

    却见她眉宇间顿然悲恸难掩,目露痛苦之色地于我叹说道:“小主有所不知,这淳儿,并非我与元珩亲生之子,他本是……本是元珩的大师兄庆懋之子,此事说来话长,小主若有兴趣,白盏定然知无不言 。”

    我摇头连连叹了口气 ,满腹惆怅地望着她,语重心长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世事沧桑,左右逃脱不了一个‘情’字,情关磨人呐!”

    她立在原处踌躇良久,垂头冥思苦想一阵儿后,方一本正经地将此事的曲折迂回详尽地同我道了个一干二净。

    唔,这件事七七八八的倒也与我心中猜测的不谋而合。

    

    话说药王上神次第收了四名弟子,大师兄庆懋性情温和、性情狷介,向流连山水寄情于此;老二元珩秉性谅直坦夷,生得更是气宇轩昂,天生一副惹桃花的命;老三玄胤木讷憨厚、为人沉默寡言,亦是药王上神最为器重之弟子 ,大有承袭衣钵之势;小师弟钟毓聪明好学却是个顽劣不堪的逆徒,整日里不是带着淳儿游山逛水,就是四处 找祸惹 ,以至方圆千里的飞禽走兽、花鸟鱼虫一听到“混世魔王”钟毓与“霹雳小魔王”庆淳驾到,第一反应皆是拚命奔回洞府忙着坚壁清野、封门掩户。

    数年前,在外游历多时的庆懋在归山的途中,宅心仁厚地医治了一只躺在道旁已快奄奄一息的得道仙鹤,庆懋不忍见她流落荒外,遂将她带回了药山,并昼夜不离地悉心照顾了几日。后来伤势痊愈的仙鹤在庆懋房中摇身一变,登时活脱脱地化身成为了一个娇艳欲滴的大美人。有道是:红花配绿叶,美女爱恩人 。不几日两人情愫暗生,并暗通曲款,没几年大美人生下了个大胖小子——也就是今日的淳儿,再往后又应了“泰极否来”之验 ,原来仙鹤本是神族蟠桃园内一只啄虫白鹤 ,因贪慕凡间逍遥私自逃离下界,偏巧那几日值日功曹被老神帝遣往不周山别有公干,等回到神族捧着仙名簿一点检,才发现蟠桃园中的啄虫仙鹤已私逃多日,当即报于当值的纠察仙官所知, 待当值的纠察仙官又重新查验确属实情禀报到老神帝处,此时的淳儿都已然会打酱油了 。

    而淳儿自打 记事起,便以为自己是由白盏 与元珩二人所生,他也一直以为自己的名字是“元淳”二字 ,而非“庆淳”。

    至于淳儿的生父生母,仙鹤因擅离职守兼之私逃天垠罪愆难恕,被老神帝谪于轮回道历经十世轮回,劫满再可重回仙位。而庆懋 ,心甘情愿与仙鹤共赴轮回之劫,对其不离不弃之心,忒地至死不渝。

    此情,委实的可歌可泣,颇是教人唏嘘!

    猜你喜欢

    49940

    忻州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韩国n号房链接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