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三级色片

    剧情介绍

    从司莫怀回到雍州城再到他离开,短短三天的时间,司府惨案的事就传遍了整个雍州,甚至于太后离世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基本没在雍州掀起什么水花 ,毕竟山高皇室远,能影响当地老百姓的还是司府,虽然官府有令,不准私下造谣生事,以讹传讹,不过司府妖患的事情还是越传越远,越传越离奇,真相是什么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无关紧要,他们更喜欢的还是隐藏在所谓真相里的各种八卦。

    “你有没有听说,司府的惨案是妖邪所致?”

    “我也听说了,衙门里我一个朋友说,当晚连门口的乞丐和打更的都失踪了,你说吓人不吓人?”< p>“怪不得这些日子司府总是大门紧闭的。”

    “是啊是啊,听说连夫人 ,姨娘,小姐的都死了。”

    “哎呀,这么说,司将军可真是太惨了。”

    “这位仁兄说的有些夸大了,前几日我亲眼看见司将军离开之时 ,二小姐有随行 的。”

    云来客栈里,几张桌子的客人都在谈论前不久发生在司府的惨案,有叹息的,惋惜的 ,也有纯粹听热闹的。

    “几位 ,冒昧问一句,你们说的难道是司莫怀司将军吗?”

    一个手执折扇的男子凑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冷脸的护卫,客人们一看是陌生人 ,都立刻散去不再说话了,毕竟官府还是严令禁止私下议论的。

     “这位公子是从外地来的吧?”

    客栈的小二走了过来,打量了 一下这位公子,见他仪表堂堂,穿着不俗 ,想必非富即贵,不能轻易得罪。

    “对 ,我是今日才到的雍州城,听大家在谈论什么司府的惨案,一时好奇。”

    小二四下看了一下,见没有人注意,凑过去小声说道:“公子,官府有令,不让人私下谈论司府的事,您还是不要问了。”

    “哦,明白,明白,只不过我这个人吧 ,若是有什么好奇的事想不通,怕是吃不好,睡不下。”

    折扇男一边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银锭,在手里把玩,他身边的冷脸护卫则是皱眉瞪了一眼那个小二,

    小二识时务的伸手接了那锭银子,表明自己吃敬酒,那个罚酒就算了 ,

    “客官,您先回房,等一下,我亲自将酒菜给您送上去。”

    回到二楼的天字一号房,折扇男一下子仰躺在了大床上,</p>

    “嗯,这个客栈不怎么样,床倒是够大够舒服,可以放下两个人没问题。”

    折扇男暧昧的眼光瞥向身边的护卫,却遭到了一记 白眼,

    <p>“二公子,您要是累了,就早些休息。”

    “你要是陪我,我可以马上就休息。”< /p>

    自家公子这一路上是越来越过分,不仅言语轻浮挑逗,这眼神也是 越来越大胆,朔月恨不得冲上去撕烂他。

    原来折扇男就是从北狄来的黎木青,话说他这次来是特意要赶去青州城参加风宸匪的大婚的,谁让那个家伙 不远万里把他的喜讯传到了北狄呢,哪知路上就得知南山太后崩了的消息,到了雍州城又听说了什么司府惨案 ,看来 ,南山是处于多事之秋啊。

    “朔月,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 不要这样看着我。”

    黎木青最会看的就是朔月的脸色了,不过他也在无形中 一点点试探朔月的底线,

    送饭菜的小二打破了两人暧昧又紧张的气氛,黎木青趁机拉着他问东问西 ,把这几天雍州城流传的什么妖患啊,二小姐与世子的爱恨情仇啊都深扒了一个遍 。

    黎木青听得开心 ,随手又赏了小二一锭银子,朔月一挑眉,这个纨绔 的北狄二公子 跑到南山撒钱来了。

    “朔月,你听见没有啊,这风宸匪实在是太过分了,不想娶人家就灭人家满门啊?”

    “二公子 ,这不过是道听途说之言,不能尽信。”

    “嘁,风宸匪这 厮你还不了解,他不想要的,就算是天皇老子,他也会想办法甩掉的。”

    “不要不等于就要杀掉吧。”

    “朔月,你实在是太善良了 ,与其浪费时间浪费唇舌去拒绝一门亲事,杀人是最简单不过的了。 ”

    “二公子,世子不是你 ,摆明了所有人都会怀疑他的事,他怎么会去做 ?”

    “是吗?我一直觉得我俩是一样的人呢?”

    

    朔月偷偷撇撇嘴,风宸匪的脑 袋里九曲十八弯,哪像她家公子,笔直一路到底。

    “二公子,如此看来,世子的婚事怕是要延迟了,我们还去青州城吗 ?”

    “去啊,当然要去,好不容易从 家里出来了, 再说你 忘了,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呢?”

    朔月知道黎木青说的是将军曾经的风月之事,那个北狄和亲的郡主黎青宛的故事。

    <p>“可是那个郡主都已经过世这么多年了,你现在要去查,还能查到些什么呢?”

    “我没想着自己去查,别忘了,这个郡主当年可是嫁给了逸王,也就是说她可是风宸匪的母亲,我直接问他就好了 。”

    “可是我听说逸王妃的事在南山都是一桩未解的迷案,别说世子是否知道内情,就算是他知道,他也不见得会告诉你这个外人。”

    “朔月你这话就不对了,怎么是外人呢,我们没准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呢 ,当年郡主可是怀着孩子嫁到南山的。”

    自从阿蔓从北狄离开之后,黎木青是越想越不对劲儿,这丫头怎么会平白无故的跑到北狄胡乱冤枉他一番就拍拍屁股走了,后来追问之下,竟然从大嫂那里听闻了这桩陈年旧事。

    “二公子,怕是你想多了,世子比你还要小上两岁呢。”

    “哎,这你就不懂了,这出生的秘密哪个富贵人家没 有啊,或许是刻意隐瞒呢?总之,我一定要去查清楚, 得让我黎家儿郎认祖归宗啊 。”

    在黎木青看来,他父亲当 年的这桩风月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虽然他也为自己的母亲鸣不平,但是大哥说过父亲母亲 本就是政治联姻,能够相敬如宾一辈子已是不 易了。

    朔月总觉得黎木青在这件事上有种超乎寻常的好奇之心,他怕是想用这件事去调侃老将军,谁让他是被自己那个“假正经”的爹从小训到大 的 。

    “二公子,如果世子真的是将军的骨肉,我怕你这个不学无术的不孝子恐怕真的要被赶出去了。”

    “哼,将军府本就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没有什么家产可分的,我爹要是真看不上我 ,我就干脆搬到不迷谷去住,一辈子不愁吃喝。”

    朔月摇摇头,自家的二公子确实没什么雄心壮志了,不过不迷谷也挺好的,她也习惯那里的日子了,朔月自己都没注意到她已经把自己当做黎木青的人了,他在哪里,她就在哪里。

    猜你喜欢

    49940

    忻州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三级色片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