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戏剧片 免费直播间

    免费直播间

    8.3分 69次评分

    分类:美国片 大陆 2021

    主演:王?,宫正楠,安笑歌,胡健 

    导演:甘雨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9-16 18:15:33

    剧情介绍

    滚烫的鲜血涌出,浸湿了她的衣服 。

    <p>她转身去扶他 ,却摸到满手黏稠。映到眼里的,已不是昔日妖冶的绝美,而是那抹苍白的静谧,如同死亡一般的静谧。

    紧紧地抱住他摇摇欲坠的身躯,哭喊着他可能听不到的誓言,“我不走,我不走,要死一起死,我不走!”< /p>

    黑衣人被眼前一幕所怔愣,片刻的停顿后,复又举刃。

    “好,我成全你!”

    寒光闪闪的阵刀映着火光劈风而来。

    穆沐下意识地搂紧了鲜于琪,发觉内心竟如此平静,可以不惧生死、不畏伤痛 !

    眼见阵刃就要触及体肤,旦听“乒”地一声,一柄长剑弹开阵刃。

    

    与此同时另一队黑衣人加入战局。

    御剑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多日不见的影卫长——阮旭。

    扭头 看了眼已身陷昏迷的鲜于琪,阮旭眼中迸发出嗜血的愤怒。

    “居然敢伤我主人 ,纳命来!”言罢,御剑上前。

    黑衣人却不与他交手,避让两回合后,虚晃一招,纵身跃到远处,食指弯起,放在嘴里长吹了声口哨。

    只听空中呼呼声乍起,数只纸隼盘亘于头顶 。</p><p>黑衣人悉数跃起,驾着纸隼乘夜而去。

    阮旭并不追击,回身急切地察看鲜于琪伤势。

    只见他右肋下方一道两寸长的口子。穆沐正用手捂着他的伤口,可血怎么也捂不住。从指缝中冒出,染得满地鲜红。

    阮旭连忙点了鲜于琪的穴道,勉强将血止住。

    弯腰将鲜于琪抱起,对着身后的一干影卫道:“传令下去,刚刚的骚动因个别士兵纠纷所致,如今 业已平息,大军继续前行。王爷今日遇刺一事 ,不得走漏半点风声,所有知情之人,全部封口,若是谁敢造谣生事, 格杀勿论。”

    众人答了声:“是!”便各司其职,仅留下十几人护卫在马车四周。

    <p>阮旭径直将鲜于琪抱到新换的马车上,又吩咐人打了盆热水。

    许是被封了穴道的关系,鲜于琪的血流得慢了下来 。可穆沐不敢怠慢,顾不上满身的鲜血,依旧死死地按着伤口。直到阮旭唤了第三声“公子”她才回过神来 。

    呆呆地答了句“啊?”

    无奈,阮旭将她的手从鲜于琪身上拿下,递来一块温 热的汗巾,又将鲜于琪身上的衣物撕开 ,示意她擦拭干净。

    看着那道两寸长的口子,穆沐只觉心中一窒,再看鲜于琪苍白的面容,眼泪忍不住在眼里打转。

    见她这副失魂落魄样,阮旭也不好说什么。亲自动手把温热的汗巾捂到鲜于琪的伤口上,可不消片刻又浸满鲜血。

    看着鲜于琪的伤势,阮旭脸色难看到极点,“这一下,怕是伤及内脏了!”

    一听这话,穆沐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六神无主 地望着已陷入昏迷的 鲜于琪 ,顾不上满手的鲜血,轻轻抚上他苍白的脸庞 ,瞬间在他 绝美的脸上印下鲜红的手印。而后又像是要尽到职责般地将手印一点一点擦掉……!

    “他会死吗?”

    毫无生气的问话让阮旭心中一颤,自觉失言,连忙改口道:“王爷吉人天相,自然不会有事的!”

    言罢从怀中摸出个锦盒 ,锦盒正中放着一颗金色的圆球。直到他把圆球捣碎,穆沐才看出那是一粒药丸。<p>将药末一分为二,一半和水喂鲜于琪吃掉;一半全数撒到伤口上。药末见血而凝,瞬间便将出血止住。

    “这是承自师门的疗伤奇药,能续筋接骨,止血保命。王爷定然会没事的!”<p>听他这样说,穆沐心里稍稍安稳了些。

    

    阮旭帮鲜于琪包扎完已经是次日凌晨了。之前太过关心鲜于琪安危,没有察觉到阮旭不妥,现下回神一望,却见他出奇的狼狈。

    终年不变的黑衣上布满厚厚的尘土,和着汗水与血渍湿腻腻地粘在身上。发髻散乱,脖子上的汗水将几绺垂落的碎发浸湿,一道一道的粘在一起。他双目通红,像是几夜没睡觉般布满血丝。

    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拿过他手中汗巾。“你去休息会儿吧!这里有我呢。”

    阮旭先是诧异地望了她一眼,而后又似明了般的微微点了下头。“影卫们就在四周,有事你喊一声就好。 ”

    见穆沐点头,阮旭也不耽误 ,利落地起身,掀开车帘,便跳入夜色之中。

    大军依旧匀速前进 。车身每晃动一下,鲜于琪的身体便跟着左右摆动,怕他 动作过大牵扯到伤口,穆沐小心翼翼地倚到他身侧,整整看护了一夜。

    第二日,天还没亮就听到一个娇憨的声音与守卫马车的影卫争吵起来。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见王爷?我有要事禀告,延误了你们担待的起吗?”

    言罢推开影卫,欲往前走,影卫尽忠地复又将其阻拦。

    “姑娘见谅,小人也是听命行事。”

    “狗奴才,王爷给你们一星半点职权,你倒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莫 非要我向王爷禀报你们不敬?”

    影 卫低头不语,却没有半点退让之意。

    穆沐掀起窗帘一角,就窥见那身着鹅黄色衣裙的“穆姑娘”正双手插腰地与影卫对峙。

    穆沐嘴角向上,露出一抹鄙夷的微笑。

    “穆姑娘”?好一个“穆姑娘”呀!

    你这是唱得哪出呢?无间道吗?

    ———————————————— 

    队伍又行进了半日,旷宇国都的城楼便慢慢浮现到眼前。

    远 远望去,就见城楼下的百姓人群涌动,顺着风势能隐约听到敲锣打鼓的声音。丈许高的城墙上,挤满了文武百官 ,最为抢眼的,还是城楼正中那抹明黄色的身影。

    此时,鲜于子迎风而立,边注视 着涌动的大军,边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身旁的旗帜被风打出“噼啪”的声响。大军脚下的尘烟,更早一步地,被风带临到城楼之上。

    宫女欲用日月扇为他挡风,却被他挥手制止了。</p>

    就那定定地望着那辆明黄色的马车,即使风沙迷了眼睛 ,也不能使他移动半分。

    “皇上……!”一旁的木头想 出声劝慰,却被鲜于子打断。“她在那里 ,我知道,她就在那里!”

    木头顺着他的目光望了一眼,脸上露出稍纵即逝的欣喜。

    “皇上,赫连城主他……!”

    <p>“ 木头,凡事自有天意,多等些时日而已!”

    言罢转身,领着文武百官步下城楼。

    城楼下早已备好御撵、摆好阵仗。

    木头躬身欲将鲜于子扶上御辇,谁知鲜于子却轻轻推开他,步到他的宝驹跟前 。

    这宝驹浑身赤红,鬃毛油亮 ,奔跑在阳光下,犹如一道飞驰的火焰,因此得名“赤焰骏”。

    鲜于子轻轻摸了摸赤焰骏的鬃毛,然后翻身跃上,驾着它朝大军驰骋而去。

    看着那抹飞驰而来的明黄,穆沐心 中白味陈杂。

    以鲜于琪现在的情况肯定是不能露面。<p>可 皇上前来相迎 ,身为臣子的王爷怎能不见?心里渐渐提起一口气,放不下,也吐不出,只那么横亘在心口。

    

    正在为难之时,忽然从马车旁闪过一道绛紫色人影,朝着那明黄色亮点而去。

    穆沐正在诧异之时,车内响起了阮旭的声音。

    “那是王爷的替身,自小与王爷一起长大,深知王爷的言行举止,稍加易容,真假难辩!”

    穆沐了然的点了下头,见那替身与鲜于子寒暄了几句,便策马回转 。命令大军 各自返回驻地,然后带着一干亲卫团,径直回城。

    穆沐所在的马车自进城起便渐渐放慢速度,与前方所有队伍拉开距离后,扭头扎进一条小巷,在小巷里 行进多时后,又出了小巷向西疾驰 。在诺大的国都里七扭八拐,跑了半个时辰,最终停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宅院前。

    马车才停稳,宅院两侧便跃下十几个黑 衣人。

    黑衣人谨慎的左右勘察后,方对着马车 抱拳行礼。

    “大人,属下已经确认没人跟踪。”

    车内的阮旭点了点头,示意车夫将马车驶进宅院。</p>

    进到里面,穆沐方知别有洞天。

    

    这座宅院在外看来,就像是个久未住人的荒宅,处处断壁残垣、杂草丛生。可进到内院景色焕 然一新。

    

    四合院似的房屋结构,正中是一座二层小楼, 两则厢房各八间,院子四周长廊环绕,正中是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小道两侧种满花草,更有奇石立于其中。院子外面,几棵参天大树,高耸入云 ,将整个院子隐藏起来。

    阮旭带着黑衣人 ,将鲜于琪抬出马车,放到正屋的卧室里。

    

    卧室里的软塌上,床褥早已铺盖好,正中的八角桌上,燃着的熏香正飘 出缈缈青烟。香气恬淡静谧,使人闻之安神清脑。

    将鲜于琪安置好后,穆沐被带到自己的房间。本来一夜无眼,现在应该好好休息。可她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琢磨事情 。终于迷迷糊糊要睡着了,却听到丫鬟在院里喊了一句,“王爷醒了!”<p>顿时睡意全无,“蹭”地一下就从床上坐起,连外衫都没穿,直冲进正屋。

    正屋已被阮旭等人围满,见穆沐过来,主动让开一条道路。

    <p>穆沐一步一步走过去,心中如同起伏的脚步般忐忑。终于看到软榻上半倚着身子的鲜于琪。

    他的脸庞依旧是倾国倾城;他的身姿依然是伟岸卓然。只是煞白的脸、苍白的唇,泄露了他重伤的讯息。病殃殃的样子,又使人滋生出别样的怜惜。

    穆沐呆呆地看着他,他亦默默与之对望。心中纵使有千言万语 ,此刻竟无法倾诉。

    对视半晌,穆沐终于收回目光,化成一句看似风轻云淡的“没事就好!”。

    鲜于琪对她露出一抹虚弱的微笑,咧着嘴角说了句:“不好!”

    <p>穆沐立时紧张地跑到床边,满眼关切地上下打量他。

    “怎么了?哪不舒服?是不是伤口疼?”说着便要检查他的伤口。

    <p>可是手还没摸到他,便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擒获。

    穆沐不解地扭头望他,却见他促狭一笑,“见到你这张脸就觉得不好 ,赶快去卸了 !”

    穆沐的脸“刷”地一下红了,眼神闪烁了下,最终后成无奈地一声叹息。

    “你怎么知道的?”</p>

    鲜于琪拉低她的手,使之坐到床边,煞有介事地在她身上闻了闻。

    “臭味一样!”

    猜你喜欢

    49406

    忻州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