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剧情介绍

     ; ; “媳妇儿,你傻 ,我可不傻!话说容烨那小子可是恨死义父了,又怎么会善待仇人之女呢?你只是个挂名罢了!”六郎挑着眉毛道。

     当他得知花 絮晚的婚姻只是有名无实,一纸契约而已,不知道有多开心。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竟然这么无耻讨厌,还脸皮厚的人!”花絮晚红着脸道。

     &nbsp;&nbsp;“现在考虑好,来做我的压寨夫人,不再受这窝囊气!媳妇儿想好哦!”六郎没个正经的道。<p> &nbsp;“我已经是夜王妃了,你闹够了吗?你别管我行吗?”花絮晚抓起手边的东西就扔了过去,怒道。

        “还没闹够,除非媳妇儿答应做我的压寨夫人 !”六郎笑着侧身躲开攻击他的东西道。

     “永远不可能,你死了心吧!”!”花絮晚提高了声音道。

       “那为夫只能辛苦一下,每天来看我的压寨夫人了,直到你答应我!”六郎快速过来在花絮晚脸上轻轻一亲就不见了。</p>

    &nbsp;  “滚!混蛋!” 花絮晚红着脸怒喊。

    

     &nbsp;&nbsp;哐当一声,巧荷跑来道:“小姐!”

    &nb sp; ;&nb sp; 接下 来的几天,甚至几年, 那个臭小子果真每天都来,都在花絮晚睡着之后,虽然他什么也没做,但花絮晚还是气的半死。因为每次醒来,这泼皮都在身旁,总是嬉皮笑脸着说:“媳妇儿 ,醒了?”

        每次气的花絮晚发飙 ,甚至加派人手守在门口,以防他进来,可是次次都失败。

    还有几次花絮晚撑着就是不睡,可是天快亮的时候,撑不住睡了过去,醒来依然听见那句:“媳妇儿,你醒了?”

         花絮晚自然不会把这事告诉夜王爷,因为夜王爷至从签了和离书以后,再没有理过她,就连回门都是她一个人回的。

    其实她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夜王妃,偶尔可以拿出来吓唬吓唬人而已。

    

      直到有一天夜王爷偶然见到她,态度变得很奇怪 ,从那以后,才会时不时会出现一下,但依然很少见到。

     夜王爷和她多呆一会,就好像很是挣扎,自责,很快便匆匆离开了。

    <p>     凤夜国阴森森的天牢里。

    四个狱卒围坐桌前,聊的激动不已。

    &nbsp; “你说这丞相之女也是有些本事的,当初想尽办法用尽手段嫁给夜王爷 ,本来凤夜国谁不在 看她的笑话,也不知用了什么狐媚手段,这夜王 爷还真的就这么看上了她。”

    “看上她?我看未必。”另一个狱卒反驳道。

    

    “要不,夜王爷怎么能为了救她跪在御书房外两天两夜了。”胖成了球的狱卒道。

    &nbsp;  “那可不见得,也许夜王爷只是做做样子,树立一个良好形象罢了,毕竟现在太子之位,抢的头破血流的。你想他要真想救,早就劫狱了。”另一个狱卒摇着头道。

    &nbsp;&nbsp;   “瞎说!劫狱?你以为夜王爷傻啊?花家这次可是叛国大罪啊!……没想到啊 ,花丞相和他夫人居然带着孙子跑路了,只留下这两可怜的兄妹,皇上都气的不行。”一个狱卒眯着眼睛道。

    <p>    “话 不能这么说,是花青玄通敌卖国,说来 最冤枉的还是这个花家小姐!”狱卒感叹道。

    <p>    “冤枉?谁知道呢?她那个哥哥和嫂子昨天不是还一口咬定是她干的吗?我还听说,花青玄上次为了讨好胡不与国的太子胡隆飞,还给他妹妹下药,幸 好夜王爷赶到,不然……哈哈”</p>

     &nbsp;&nbsp;   “什么啊!我听说不是夜王爷,而是江湖上威名赫赫的血叶邪君救得,你说这花家小姐还是有些本 事的 ,迷男人的本事。”

    &nbsp;  “这花青玄够可以的啊,连他亲妹妹都不放过,真是个狠人,……唉,你们说那哥们会不会为了少受些罪,把 她妹妹给咱哥几个玩玩呢?哈哈”一个狱卒摸着下巴小声的道。

    &nbsp;    “我看你小子是不想活了吧?那花絮晚是谁?现在还是夜王妃,话说你小子打的过血叶邪君吗?真是白日做梦!”& nbsp;

       “哈哈,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来点实际的,来下注赌一把?”一个狱卒站起来道。

    &nbsp; “来来,就赌这夜王爷能不能救出夜王妃,快快下注。我赌救不了!”一个狱卒从怀里掏出一些碎银子 。

    “不 赌夜王爷,我赌血叶邪 君。下注下注!别磨叽。”

    

     ;   一片下注的吵闹声,还有犯人们拖着铁链走动的声音,还有哭声。</p><p> &nbsp; 脸上有血的花絮晚坐在四面阴森森的天牢里,心里盘算着父母应该醒了吧。

    

     她用的迷药不是很多,巧荷香菇应该会照顾好他们的,心里暗 暗祈祷着父母能够安全抵达江南,隐居起来过着快乐的日子。

    &n bsp;  “妹妹,我也是被人利用,被人欺骗,我不想死,你不是夜王妃吗?要不你全部承担下来,相信夜王爷一定 有办法救你。哥哥求你了。”花青玄跪在她面前惨兮兮哭着道。

        花絮晚嫌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叹了口气道: “花青玄,你做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会翻车呢?事到如今,你真的觉得事情会这么简单吗?”

    &nbsp; “别求她 ,她就是一个狠心的丫头,肯定心里还在怪你连累了她呢,巴不得咱们死呢!”慕燕阴阳怪气的道,“还有你那爹娘也不是什么好东 西,怎么能扔下你我就这么逃走了?”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结结实实的落在慕燕的脸上。

     “我喂狗三日,它尚且记我三年,我善待人三年,他三天就忘记,很多时候人还不如狗!”花絮晚冷着脸 道。

    &nbsp;“你……你还说我是狗?你这个臭丫头 !看我怎么撕烂你的嘴!”

     慕燕捂着脸 ,正骂的兴起,花絮晚掏出一 方绢帕扔给她。

     慕燕接住绣着自己名字的绢帕,一下子坐在地上刚才的气焰瞬间消失,失神问道,“花絮晚你知道多少?”

    &nbsp;&nbsp;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不说出来是怕爹娘伤心。”花絮晚道。

     ;  &nbsp;“你想要怎样?”慕燕瘫在地上道。

       ; “什么事?”花青玄疑惑问道。

       “我想你们离我远点!”花絮晚冷声道。

    &nbs p;  &n bsp; “妹妹,到底什么事 ?”花 青 玄追问道。</p>

    &nbsp;    这时,天牢的门被一脚踢开 ,一身红衣的六郎提着剑冲了进来 。

    “絮儿。”

      “絮儿。”六郎挡住了花絮晚的视线,与记忆里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你醒醒 ,别看八卦。”

    猜你喜欢

    49940

    忻州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番号家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