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剧情介绍

    酒店暗包房,林偕在门口打电话。室内室外绝对的隔音,明昭闻言,略微眯起眼睛:“他想如何开刀?”</p>

    梁 雪不说话了。

    “他是真忘了苏永安的身份 ,还是连我是谁都记不得了。”明昭的 声音很沉:“白纸黑字一目了然,他想违约,想教训,也要看看我能接受的范围在哪里!”</p>

    梁雪:“我会尽量劝他。”

    “那最好。”明昭话接得很快:“都是一家人 ,我也不想伤了军警的和气。”

    苏永安紧赶慢赶,还是在八点过十五的时候进了酒店。他是个原则性极强的人,在服务生的引导下,进了包厢:“实在是不好意思,来晚了......怎么?大家还没开 始吗?”

    他正面和梁啸年对上,眼 睛在四周扫视一圈,林偕早在他来的路上将吃饭人员的身份发给了他,大多是商界人士,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坐在 了今天和苏永安一同吃饭的位置上,其中还有齐易天。

    <p>梁啸年起身握手:“苏总好像提前知道我要来。”

    <p>一个警方高层,便装出席上流社会的饭局 ,说出去不知道的还以 为是警方抓什么穷凶极恶之徒而设的局。没办法 ,苏永安只得配合演完这一出戏。

    苏永安笑:“梁总说笑了,你能委身参加这种场合,实在是意料之外。”

    梁啸年目光放到苏永安两边的林偕和明昭身上:“怎么,苏总吃个饭,助理都有资格上桌了吗?”

    三人皆怔——林偕和明昭在景南的人事职位档案记录上,都是苏永安的助理。只不过,一个帮忙打理公司内部事宜 ,一个是苏永安的私人助理。这在景南,根本不是秘密。苏永安每逢酒局 ,身旁都有林偕。苏永安不能喝酒,在圈内也不是什么秘密,也从未有人敢 说过什么。只是明昭,私下打理景南,照顾苏氏兄妹,非关系亲密之人不得知。苏永安显然不知道他这敌意从何而来。

    他的余光扫到了梁雪所在的位置,总觉得他话中有话。

    明昭心里明镜似的,梁 啸年就是在报刚才他‘不想伤了军警的和气’的口头威 胁的仇,现在故意给难堪。梁啸年表面指林偕,暗自说明昭。

    明昭的确只是个助理 ,他噙着不羁的笑 ,不出声的看着。若是他的家人最终平安,就让他逞一时的口舌之快,这点度量他 还是有的。

    苏永安纵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闻着味也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于是坐下笑着说:“哪里 ?这里碰见齐总,同样在苏某的意料之外。”

    他一句话将矛头指向了一旁暗自看好戏的齐易天,直接指出了他混上此桌的原因定和梁啸年脱不了关系 ,又含沙射影的将方才对梁啸年的‘意料之外’一并讽刺了。好像在说:你梁啸年都不务正业的抬脚跑进我们的圈子了,我家阿昭上桌吃饭又有什么奇怪的?

    梁雪看着他们几个“明争暗斗”的样子,觉得像是幼稚园里跑出来 的不听管教的小朋友。她看了看明昭的脸色,表情神似:你们苏家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能护犊子。

    明昭倒是没有了方才的阴沉,回应她:承让了。

    

    真正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齐易天,突然被点名卷进他们 的唇枪舌战中,不得不站出来打圆场、热 场子,尴尬的无地自容。

    这顿饭,吃得苏永安食不知味。期间梁啸年倒是没有再找过麻烦,还算说着人话,只是眼神犀利,一看就是多年刑警出身,盯着苏永安这边的眼神像是盯着自己的猎物。

    酒余饭后才是真正的 主题,场内音乐轻和,梁雪应邀和苏永安跳舞,身姿翩然,郎才女貌,两人站在一起不知道夺了多少人的眼球。

    这边林偕应付着想要代表各自利益抛出橄榄枝的每一方人物,可谓八面玲珑游刃有余。明昭和梁啸年有意无意地坐在一起,不知道谈了些什么,从林偕的角度望过去,只觉得两个人虽然面带微笑,但是仍旧一副随时随地准备掏枪对峙的紧张局面,丝毫没有被音乐和成双成对的浪漫糅合。

    这个时候林偕接了个电话,看向明昭的眼神陡变,将香槟随手放在一旁恰好路过的服务生的托盘上,径自走向明昭。正好灯光暗下来,一曲舞毕,梁雪携着苏永安向梁啸年和明昭的 位置走去。林偕心一横,加快了速度 ,他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p>几个人近乎同时围在一起,像是一个包围圈。林偕站定,低声道:“小姐出事了......”

    “......说是中暑,晕倒的时候手臂磕在凸起的石头上, 当场骨折,直接就送进医院了。”

    “什么时候?”苏永安震怒:“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许是那丫头娇生惯养惯了,受不了里面的苦,我看,不然就到这里吧。”梁雪说:“再折腾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她最后一句话提醒了苏永安 ,苏永安强压住火气。一时间无人接话,明昭眉头紧锁,想着什么。

    当事人的直接亲属都没有说话,梁啸年再大的架子也 不方便说什么。

    苏永安再开口的时候,语意平缓:“梁总,期限本为十天,我看不如再延期一周,也圆了你想让她吃点教训的初衷。怎么样 ?”

    亲妹妹入狱,当哥哥的不说百般照拂,出了这样的事情,不仅没有将人接回家的意思,还要延期。顺手给了梁啸年一个人情,大有把过往一笔勾销的架势。梁啸年不由得心生鄙夷,如果是自己的女儿,梁啸年是万般舍不得的。梁啸年仔细盯着苏永安,总觉得这位温润如玉的景南掌门人 ,比起他唯唯诺诺的父亲苏胜,狠得不是 一星半点。

    受伤住院,无人问津,这本身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这个教训不可不给。梁啸年:“苏总真会说话 ,三言两语让我做尽了恶人。既然这是你的意思,就按照你的来吧。”

    

    苏长安在梁啸年手底下出事,第一反应就是这整件事情是不是梁啸年的手脚,不过苏永安看起来倒是没有怀疑他,只是看起来 气得不轻 。梁啸年不知道怎么,一晚上和明昭‘明争暗斗’的郁闷这才消散一点,或许是找到了苏永安的某种弱点......

    不过,很快地,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最亲的人受苦,他倒是不急,反而继续了刚才的舞蹈 ,舞步没有一丝的慌张和错乱。 想着梁雪和他分手,他竟在心底轻轻松了口气。野心勃勃、心狠手辣的男人总非良人 ,他早就提醒过她不要在这个圈子内找对象,她玩不过,末了,伤都是自己的。

    可是只有咫尺之间的梁雪能感受到苏永安心情起伏的变化。 她怔怔地仰脸看他,几次失神。他所有的冷静,都不过是在人前的伪装 。她三次喊他,他都在凝眉思考着什么,愣是一个字没有回她。

    她轻轻地苦笑。

    苏永安恍然:“你说什么?”

    <p>“我说,既然这么担心,就去看看吧,你们之间的事情早晚要解决的。”

    “永安,我知道你用心良苦。但是她不会领你的情的 ,你是在激化你们之间的矛盾。她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她会伤害......”“她不会。”永安打断她:“她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她的心思看来你清楚了。她不会伤害你,但是会不惜一切代价伤害接近你的人。”

    

    她的话说得凄楚可怜,苏永安明白她意有所指,那 些甜蜜的过往,他努力的想要忘记过,她曾经一度是景南的恩人......

    “阿雪,对不起。”

    “都过去这么久了 ,我梁雪可不是拿得起放不下的人,你呢?”

    “我是拿不起的人。”

    散场的时候已经 晚上十点,苏永安推掉了转场。刚钻进车子,尚未开出十米 。

    “去医院 。”

    林偕开着车:“不如明天早上......”

    “就现在 !”

    车内一阵沉默。林偕看了眼苏永安的脸色:“我问过了,是轻微骨裂,中午的时候已经处理得当了,现在这个时间 ,她多半已经休息了 。”

    苏永安别过脸,街边的霓虹透过车窗打在他脸 上,脸色十分难看。明昭给林偕递了个眼神过去,示意开快一点 。

    “小的时候她贪玩,胳膊摔在地上 脱臼了就哭得哇哇叫,哄了半个小时才睡着。虽然她现在 性格变了,可是疼痛是变不了的,这个时候 ,她一定疼得睡不着。”< /p>

    他的气息很稳,语气平静。许是明昭和他的距离比较近,许是多年来养成的默契,明昭侧过头,苏永安声线不易察觉的发着抖 ,咬紧牙关时颧骨突出下颌线的线条 ,极力隐忍着什么。

    

    林偕算是看着苏长 安长大的,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她近几年做出的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听着这话,心口也像是堵了硬块,闭上嘴,将油门踩到极限。

    她的事情不能想,苏永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她出生,父母离世,苏永安对她的愧疚就没有消失过。他的绾绾啊。</p>

    进入派出所,一 切都是畅通无阻。可能是梁啸年或者明昭提前打了招呼,已经十点半的晚上,狱警早早恭候着,领着他们进了狱内医院,期间无一人阻拦。

    医院少见 的单人单间,苏永安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向里面看去。靠窗的病床上 ,输液水规律地通过血管传进体内。苏长安侧躺着身子,左手在被子 外面,上 了夹板和石膏,苏永安只得以看见个背影,床褥下隆起的一团,像极了她儿时的睡姿。 </p>

    苏永安的手轻握在门把上,站了许久,看了许久。久到明昭在一旁提醒:“走吧。”</p>

    苏永安猛地回神,却深深地闭上眼睛,鸦羽般的睫毛下滚出一大颗泪水,砸在冰凉的地面。

    “我看她也长教训了,”明昭劝道:“不如......”

    

    “走吧。”

    明昭叹口气,只得跟上。

    猜你喜欢

    49940

    忻州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先锋dvd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