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婷婷五月夭堂丁香

    剧情介绍

    <p> 陶星染穿着一身还没被这些混合泥弄脏的工装 ,带着一个安全帽,比正在劳作的大汉们看上去要柔弱一些,但也比他们高出了一头。

    而站在他身边的正好也是今天来报导的人事秘书。

    

     至于漆言灵是怎么进来的,陶星染就算是想尽招数问她,但也始终没有收获,她这丫头嘴巴紧得很,什么都不说 ,搞得神神秘秘的。

    一眼望过去,整个 工地上的工人都是穿着同样的衣裳,每个人 都各司其职,但其中也不乏有偷懒的嫌疑。</p>

     总之,这里是在正常不过的一副画面。

    刘叔对新人也算照顾,所以今天吩咐陶 星染不必上工,在工地上了解一下环境再说 ,也许是之前来的那几个新人都被吓跑了,所以才对后来的人这么好 。

     “有看出什么问题?”

    

     陶星染趁着周围没什么人,走累了就靠在一边没作业的机器旁边往阿灵的 方向看过去。

    他没别的意思,就想看看漆言灵到底来这里的目的。

     阿灵比他倒是要谨慎一下,她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没人之后才回他:“那你又看出了什么问题?”

    “我又不是神,我来这里统共就两个小时不到,你可比我来这里的时间要 早一些吧?要是什么都没看出来就别跟我合作,早点走了好。”陶星染耸耸肩,一副对她不屑的样子。

    不过漆言灵倒是无所谓他说的话。

    她无语地靠在他的身边,“陶星染,你就这么确定你要找的人在这里?我翻看过白大哥 出事的那几天请假记录,可没什么人刚好在那个时间段缺席过。”

     漆言灵的确比陶星染早到了一个多小时左右,老赵对女生比较放心,把所有资料让她给整理了一遍,她要查到这些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p>

     但尽管如此, 那些资料很显然,只大多 都是废纸。

     规章制度能管理的都是一些举止规范的工人,而既然那个凶手都有杀人的勇气了 ,怎么可能还老老实实去请个假杀人。

    陶星染挑了一下眉,“所以说,我说你在里面也没啥作用 ,那人能傻到请假去杀人吗?你看看这里面多少人?要逃出去只要是瞒过周边的人或上司,一定是轻而易举 。”

     他说的也的确没有毛病,只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要找出来那个人的真实身份也一定要费上一些功夫了。

    “我劝你,你要好好地查就别跟我绕这些弯子,我既然都已经来了我就不会走,这是我最后一遍跟你说句话 。”

     说完,漆言灵面无表情 地转身离开继续往前走。</p>

    跟这傻子待在一起人都要被气炸了,还不如自己去找证据。

     陶星染见她生气了,心里也不好受。

    

     都怪自己的这张嘴,偏偏能说会道的时候啥好话都说不出来了,可这一次行动确实是很危险 ,他不想让她 陷入危险里面。

    ……

     中午吃饭的时候,陶星染本来是想去找漆言灵的,哪知道这女人还来劲儿了,假装不认识他也就算了,还暗中翻白眼。

     得嘞,惹了这姑奶奶了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你是新来的工友吧?”

    陶星染正准备去拿盒饭,突然有人在他背后猛拍了一掌,把他差点吓跳起 来了。

    他转过身,正看到一脸上刚洗过脸 留下一脸水渍的年轻男人。

    那男人看上去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皮肤黝黑,身材壮硕 ,但微微比他矮一些,笑起来的时候牙齿特别白,人也十分热情。

    跟这样的人最是好打交道的 。

    陶星染也拍了一下他,“对啊,你叫我阿染就行了,刚来的 ,多多照顾一下,谢谢谢谢。”

    “别客气,我来这儿一年了,以后不懂的直接问我就成,我叫董成昊,大家都叫我昊子。”

    昊子带着陶星染拿了一份盒饭之后又把他带到传说中的工友大本营去了。

    

    而这工友大本营听起来像是一个休闲之地,其实也就是这些 工人平时休息时间大家无聊聚在一起乐乐。

      有的人打牌 ,有的人下棋, 还有的人一起看看球赛电视什么。</p>

    大家都是大老爷们,聚在一起也有话可聊。

    <p>   “昊子 ,你可真厉害,这地儿你都能找得到。”

    陶星染看看这四处的环境,几棵大树之间缝隙足以把这些人全部都装下,而这地方恰好又能让外界的人察觉不到。

    这样既可以避开管辖,也找到了一个清净之地。

    昊子招呼着他坐下,“我看你是新来的,长得又白白净净,别傻不拉几地给外头那些恶霸给欺负了才带你来这儿,你可不能告诉其他人 。”

     “恶霸?这里会有恶霸?”

     既然说他傻不拉几,那他就装个啥也不懂,不问世事的傻大个吧。

    其中有个工友一听到他的疑惑声,随即附和道:“一看你就是没混过社会的,这哪行哪业没这些专门欺负新来的人啊,那些人仗着资历老年纪大,总是对我们这些新来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还在暗地里欺负我 们,我们不联手起来早就混不下去了。”

    “哦,原来是这样。”他恍然大 悟,装作听懂了。

     一番交流下来,因为陶星染的个人魅力,他很快就打入了昊子所说的青年帮派里。

    并且还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 。

     那就是,这些人会互相替自己人隐瞒,并非非常讲义气。<p> 别看昊子长得像二十来岁的 ,其实他也才过了十八岁生日,因为以前家境贫寒,他读书又不上道,只能年纪轻轻就出来打工。

    说起来,工龄可比陶星染还长。 < /p>

    其余这里面的人大大小小也跟他一样的遭遇,偶尔有几个稍微跟陶星染差不多年龄的,或者是看上去比较弱小的。

    算起来,陶星染是里面最大的一个。

    但他比较聪明,直接跟别人说他其实也是十八岁,是因为家道中落,没钱上学才会沦 落到这地方。

     其他人一听,大家上了头之后各个都很同情他。

     昊子更是交下了他这个哥们。

    等休息地差不多了,昊子把陶星染从大树后面带出来,他随即假装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既然我们的宗旨是扶弱,那刘叔身边的小林也是我们的一员?”

    猜你喜欢

    49940

    忻州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婷婷五月夭堂丁香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