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

    剧情介绍

    “对啊,妈,你还没告诉我 ,你是怎么受伤的?”李向炎转头看向郑 翠玉,关心的问了一句。

    此话一出,李小晴和郑翠玉都是一怔,他这么问,难道他不知道?

    郑翠玉迟疑了一下 ,觉得也没什么不可说的,如果李向炎不知道这件事,恰好可以间接 的给他提个醒,想到这里,郑翠玉脸上带了几分无奈,叹气道:“是几个年轻的孩子,二十左右,那天我正上楼,忽然他们从咱家那层楼上冲下来,把我退到了楼下。”

    “什么 !”李向炎脸色顿时大变,无比惊诧的问道:“你是被他们推下楼的?”

    “是。”郑翠玉轻轻点点头,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她的愤怒早就消退了。

    “这些王八蛋!”李向炎咬牙切齿的大骂了一句 ,脸色气的红 ,拳头紧紧握了起来。

    李小晴看了看郑翠玉,又看了看李向炎,微微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沉默下来。

    “好了 ,都过去了,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郑翠玉突然伸手拍了拍李向炎的肩膀,算是给他一个安慰,又看向李小晴。

    “你们姐弟也这么长时间没见过面了,去外面一起吃个玩,好好聊聊吧,我 有点累了,要先睡一会儿。”</p>李小晴一怔,随即立刻说道:“妈,我扶您躺下吧。”说着,直接走到李向炎的旁边,伸手去扶郑翠玉。

    <p>“你走开!”李向炎忽然一把推开李小晴,脸上带着明显的敌意,“不用你扶我妈,妈,我扶你躺下。”

    李向炎的力气用的很大,李小晴不由自主的被推的向后退了两步。

    

    同时,过了这么长时间,已经渐渐凝血得中指上的伤口被李向炎碰到,紧接着,鲜红的血液再次迸裂出来。

    李小晴疼得瞬间皱了一下眉,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握住了受伤的中指。

    “向炎!你干什么呢,她可是你姐姐啊!”

    郑翠玉原本希望看到他们姐弟可以和和气气的,但却发现李向炎对李小晴的怨气出奇的大,可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都是她的孩子。

    亲人之间曾经的恩恩怨怨,郑翠玉觉得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可以包容可以放下, 可是李向炎不同,他是李小晴的弟弟,他对李小晴的恨 ,郑翠玉可以劝慰,但却没有办法强硬的勉强。</p>

    见到那重新滴血的伤口 ,李向炎这才注意到,原来李小晴的中指受伤了,也就是这时候,他才看到旁边,那碎裂满地的玻璃碴。

    母亲的话 ,李向炎似乎并没有听在耳中 ,他只是 看着李小晴用另一只手,抱着那只流血的手,因为疼痛,眉心皱起的细微褶皱 。

    一瞬间,李向炎的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不过,在李小晴抬起头的片刻之间,那一丝心疼,便被冷漠代替了。

    李向炎没有和李小晴对视,而是 气呼呼的转头看向别处 。

    “好了,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去给你姐姐包扎伤口。”< /p>

    郑翠玉坐在病床上,所处的角度在侧面,所以并没有察觉到李向炎那一瞬间的情绪变化,见她此刻仍旧气鼓鼓的模样,忍不住再次伸手 ,用力推了他一下。</p>

    “我才不管!”李 向炎嘴硬的顶了一句,眼角的余光却悄悄地看向李小晴的伤口。

    李小晴这次终于注意到了李向炎隐藏的情绪,神色微顿,随即立刻紧皱眉头,口中不停的吸气,同时,托住手指的那只手暗中悄悄用力,让伤口流出的血更多 了。

    <p>同时,李小晴用眼角余光偷偷去看李向炎,果然看到李向炎的眉头开始慢慢皱紧。

    “好啦!真烦,流这么多血,把地面搞的这么脏,人家医院里的工作人员收拾着多费劲啊!”

    李向 炎一边说这个,一边嫌弃的不停撇嘴,不情不愿的看向李小晴,不冷不热的问道:“纱布在哪儿?把纱布找出来,我给你绑上。”

    绑上 ?李小晴一愣,随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这个弟弟可真逗,还绑上,绑匪 吗?

    “笑,有什么好笑的?”李向炎狠狠瞪了李小晴一眼,很是不满的模样。

    “你们两个啊。”郑翠玉见这对姐弟虽然依旧没有完全和好,但气氛明显缓和了许多,便轻轻摇了摇头,对李向炎说道,“先扶我躺下,你们两个一会儿再说 。”

    “奥 ,好的,吗。”李向炎听了郑翠玉的话,立刻转 身,撤 走了郑翠玉身后垫着的软枕,小心翼翼地扶着郑翠玉躺到床上。

    李向炎包扎的手艺实在不怎么样,好好的一个中指,明明可以包的优雅一些,就算优雅的标准达不到,最起码也可以整齐一些 ,可事实是并没有。

    李小晴的中指,经过李向炎的包扎,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榔头。

    

    “怎么,你还不满意?要不拆了?”李向炎见李小晴对这中指叹气,脸色不自觉的沉下来。</p>

    “哎?没有,你小声点,妈睡着了。”李小晴立刻解释一句,同时对李向炎做了一个离开的手势。李向炎虽然不乐意,但也并没有反驳,两人脚步放轻,一起出了病房。

    “向炎,你跟我说实话,前两天你去哪里了?”离开了病房,两人来到医院旁边走廊尽头的窗边,李小晴压低声音对李向炎问道。</p>

    “我不是在学校吗?”李向炎听 见李小晴的话,顿时 眉头皱,随即冷冷说道:“李小晴,你有什么权利过问我的事,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与你无关!”

    “我是你姐姐!你这两天没在学校,如果你在,妈重伤住院,邻居阿姨也不会找到我!”李小晴深知那些小混混不务正业,很担心李向炎跟着那些人走上歧途 。

    “向炎,你应该知道,妈就是被那些人推下楼才会受这么重的伤,你不要在跟他们混在一起了。他们是谁,你告诉我,我跟你一起去报警!”

     “你是我姐姐?!”李向炎冷笑一声,满脸不屑。

    “当初不听爸妈劝告,硬是和秦康那个混蛋搅合在一起,害死爸爸!以至于我们家如今变成这样样子!一走五年,杳无音信,对我和妈不闻不问,如今一回来,就对我吆五喝六的教训!李小晴,你现在说你是我姐姐?你配吗?你当得起吗?”

    “我……”李小晴被李向炎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李向炎的话,直接戳到了她心里的 痛处。

    李小晴讷讷的,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道:“向炎 ,当年的事,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这里面还有……”

    “还有什么? ”李 向炎没等李小晴说完,便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语气极度恶劣的说道:“我只相信我的眼睛,你也不用在这里狡辩推卸责任,今后李家的振兴用不着你,就算妈妈现在原谅你了,但我的事也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向炎,我不是一定要 管你的事,你有你自己的自由,可是,你真的不能和那些人混在一起啊!你不要忘了,是那些人把妈害成这样的!”</p>

    李小晴不知道怎么和李向炎说,总觉得他好像油盐不进,这么多年,从小几乎被她一手带大的弟弟,她竟然不知道他还有这么固执的一面。

    可是,那是她的亲弟弟,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误入歧途,而置之不理,想到这里,李小晴再次苦口婆心的劝说。</p><p>“我知道你喜欢音乐,但你可以在学校里找一些志同道合的正经朋友,或者,你现在正读高中,可能学业比较忙,但只要上了大学,你会遇到更多得有共同爱好的朋友,到时候,你想怎么在这方面努力都可以,但现在你的任务主要是学习,是考上一个好大学!”

    李小晴说完这些话,李向炎的脸色 不自觉地起了些变化,不过 ,片刻之后,他有生起气来。

    “你少在这里教训我,如果不是你多管闲事 ,那些人会被激怒吗?如果他们不被激怒,妈也不会被他们退下楼梯!这一切,明明全部都是你的错 !”

    “向炎? ”李小晴满是愕然地看着李向炎,似乎不相信这么蛮讲理的话是从弟弟口中说出来的,“你怎么……”

    “好了!”李向炎再次粗暴的打断了李小晴的话,有些气急败坏 的说:“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你不用多管闲事了。”

    说到这里,李向炎忽然直直的看着李小晴的眼睛,压低声音说道:“你不 要以 为,你否认,我就不知道那个对我老师说是 我‘姐夫’的人是谁!”</p>

    李向炎此话一出,李小晴心头猛然一跳,瞬间抬头看向李向炎,果然,他真的知道了!

    “怎么,这么 看我做什么?是不是心虚了?”李向炎笑了笑,语气里开始带上了浅浅的威胁意味。

    “你放心,你和他的乱事,我也懒得去管,只要你不抓着我的事不放 ,我就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妈。”顿了顿,又说:“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一旦被妈知道这件事,她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

    猜你喜欢

    49940

    忻州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